两人原本打算无视掉所有人直接跑开,谁知道有人直接拿出手机打算拍照,纪安被吓着了,一把拉着时辉琛就跑远了,让人家都拍不成照片上传到网上。

毕竟时辉琛的身份很是敏感,他的身份更是隐秘。

纪安拉着时辉琛跑出了广场,到了一个人比较少的街道。

只是刚才纪安都忘了时辉琛的胃病没恢复,这么强拉着时辉琛跑,让时辉琛在两人停下来后差一点就往前倒去。

纪安拉住时辉琛,没让他摔着。

“抱歉抱歉,都忘了你胃病没好……就是这些人要拍照,我是怕你的身份会被搜到,会有对你不好的言论。”纪安等时辉琛站定了,才对着时辉琛鞠躬。

“没大碍。”这条街是直接通往附近的公园,街边就有一些长椅,时辉琛找到一个长椅就坐上去了。

坐上去后,时辉琛再一次给肚子按摩按摩。等缓过来,时辉琛就站起身拍了拍旁边坐立不安的纪安的肩膀。

“?你胃好多了?”纪安不知道时辉琛是要做什么,还是很担心。

“嗯。”时辉琛用鼻音回答的,之后就自顾自地走了。

“时先生,现在不管怎么说你都不能再晨跑了。”纪安再一次把时辉琛拦住。

“回去吃饭吧。”时辉琛只是摇摇头,随即走在前面。

躲在花丛中的大眼妹

“嗯?你不是不吃早饭吗?”纪安快步走到时辉琛的身旁。

“……”时辉琛这是典型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管怎么说,你愿意吃就好,你先回去,我去买下包子。”纪安摸了摸自己的裤子口袋,看看有没有带钱包,摸到钱包才放心让时辉琛回去。

“密码。”时辉琛看了两眼自己身上的衣服,又看了纪安身上的衣服,也是不得不同意纪安的建议。

“啊,用钥匙吧,我带着了。”纪安从裤袋里找出来钥匙递给时辉琛。

没等时辉琛说什么,纪安率先快速地跑个没影了,时辉琛只好无可奈何地往纪安的家里走去。

没过多久,纪安就到了自己的家,时辉琛的运动鞋已经摆在门口,看来是已经到家了。纪安先进去厨房看看粥怎么样了。

粥是温温的,不算烫,但是包子经过一段时间被风吹着,现在都冷了大半,纪安只好放到微波炉加热。

等纪安把早饭准备好,时辉琛就从楼上下来了。

“吃饭吧。”纪安从厨房拿着筷子勺子走出来,看到时辉琛就叫他过来吃饭。

时辉琛走到厨房的一瞬间,看到忙碌着的纪安,又看到桌子上的两碗粥和不少包子,心里涌上来许多许多的暖意。

这种感觉好温馨……

嗯,不对劲,他今天一定是神经错乱了,为啥会觉得一个大男人给自己这个同性做饭很温馨……

按道理不应该是妻子给丈夫做饭才比较温馨吗?

如果纪安知道时辉琛的想法,估计会很是尴尬。

等到时辉琛坐定,单手把粥拉到自己面前,拿着勺子搅拌了几下,舀了一勺,慢慢地塞进了自己的嘴里等到那一碗粥尽数都要吞入腹中的时候,时辉琛的吞咽动作忽然就停了下来,却没有出声。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