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盗购买比例50%, 4时后显示一头黑发的年轻人走出化妆间,依旧好看得惊人,化妆师跟在他后面走出来, 满脸自我怀疑, 她刚才真的有帮孔宣染头发吗,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化妆师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凝重,难不成是因为孔宣长得太好看导致她精神恍惚?哇,她当时有没有流口水, 或者做什么奇怪的举动?

想想真是害怕极了。

江虹飞看着新打扮的孔宣,眼前一亮,黑头发, 大麻袋校服,穿在大部分种花国学生身上松松垮垮的衣服在孔宣身上却如同潮牌卫衣一样有型, 他的个子足够高, 肩宽正正好, 迎着阳光就像是一棵茁壮成长的小树苗。

导演看着孔宣, 又纠结又欣慰, 欣慰是知道人这么帅就算是广告拍成一坨狗屎都有人看, 纠结则是考虑到剧本中“普通学生”的定位, 孔宣穿校服都这么好看, 哪里像普通学生?

但仅仅纠结一秒钟, 他就释然了, 反正是玄幻广告, 他说是普通学生就是普通学生。

江虹飞对孔宣道:“等你广告出来, 估计头上又要多出其他头衔了。”比如说国民初恋之类的,无论什么年代大众审美都对穿校服或者穿白衬衫的小哥哥情有独钟。

孔宣道:“不需要,我已经有很有辨识度的头衔了。”还挺骄傲。

江虹飞好奇道:“什么头衔?我竟然不知道!”

孔宣挺胸道:“肯德基哥哥!”

江虹飞:………………

他的心情已经不能用微妙来形容了,在孔宣代言吮指原味鸡之后,网络上掀起一股肯德基哥哥狂潮,相较于肯德基其他代言人,孔宣是最没有名气的一个,无论是他的成名直播还是第一个代言,都和肯德基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更不要说在疯狂撕海报之后,所有人都知道肯德基的新代言人是个神颜,因为到目前为止一切有关他的热搜都跟肯德基绑定在一起,网友便戏称他为“肯德基哥哥”。

清纯马尾少女牛仔背带裤活力生活照

江虹飞艰难吞口水道:“你觉得这外号很不错?”

孔宣道:“尚可。”

“既然肯德基爷爷是过去几十年内快餐龙头的标志,为什么我的外号就不行?”孔宣充满豪情壮志,“几年之后,在kfc门店外的雕塑一定是我,而不是那个身都白惨惨的外邦老头。”

江虹飞道:“你加油。”

他竟然不知道自己应该是要孔宣早点放弃宏伟的理想,还是鼓励他接着努力让自己的雕塑遍布世界的肯德基了。

说真的,咱们的志向能不能主流一点,娱乐圈一点?

杨戬的声音挽救了江虹飞摇摇欲坠的淡定面皮,他道:“孔道君,这里可以开始拍摄了。”

江虹飞回头一看,发现杨戬一时没看住竟然跑到工作人员堆里了,无论是导演还是辅助人员都对他的站位没什么意见,相反,还挺高兴让他帮忙的,一口一个“小杨”别提多亲热了。

他还听见有人问杨戬,为什么叫孔宣孔道君,激得江虹飞出一身冷汗。

还好杨戬机智,轻描淡写说那是孔宣小名,他就喜欢别人这么称呼他,问的人突然想起来杨戬好像是孔宣的远方亲戚,也嘻嘻哈哈没有多在意,还是跟着别人喊孔老师。

江虹飞传话道:“大神,可以开始了吗?”

孔宣矜持点头道:“善。”

广告的剧情很简单,也并不需要背台词,第一幕只需要孔宣气势汹汹地冲进店面来一句“给我一块吮指原味鸡”就行,他完是本色演出,冲进店面,双手撑在柜台上,别提多有气质了。

导演举着喇叭道:“过!”

第一幕拍得十分顺畅。

之后孔宣又被拖入化妆间,开始漫长地做造型过程,为了拍摄广告的后半部分,他需要一个十分酷炫的造型,花的时间比一般造型要长很多,更不要说他还要在摸清楚化妆师心中的想法后施展定身术,让她们不用剪子或者别的什么在自己完美的头发上折腾来折腾去。

结果就是,一般3小时能完成的造型,在孔宣身上花了4个小时。

后半段的广告依旧拍摄得很流畅,可能是孔宣长得太好看了,即使是一则没有营养的广告短片都拍得导演热血沸腾,他们在第二天上午又补拍了几个镜头才宣布收工,而江虹飞还有一些与肯德基有关的合作要和百胜集团谈,最后他们一共在沪市呆了4天。

在第二天晚上,江虹飞与孔宣来了一场促膝长谈,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很想背上肯德基哥哥的名头,而不只是说了玩玩。

孔宣道:“当然是认真的,你见过本座开玩笑吗?”

江虹飞以一种不知道如何描述的表情道:“那行,我去和他们反映一下。”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孔宣走的娱乐圈道路跟他过去看过的任何一个明星都不一样,十分的非主流,而且与吃脱不了关系,江虹飞花了几个晚上考虑,就在想肯德基哥哥的可能性,虽然这称呼听起来非常接地气,与国际大品牌相去甚远,但胜在辨识度高,而且孔宣本人还很喜欢,如果说肯德基方也同意大力推广孔宣肯德基哥哥的形象,那就可以保证许多对娱乐圈一点印象都没有的老人孩子都认识孔宣,从收集信仰的角度来说是可行的。

第二天江建听见江虹飞的要求后表情直接定格在wtf上,虽然肯德基哥哥的提议对他们来说没什么问题,相反,百胜集团还很高兴孔宣帮他们大力宣传,但考虑到孔宣的漂亮脸蛋,这称呼是不是有点不搭调?

江虹飞淡定道:“我问过孔宣了,他本人非常想成为肯德基的长期代言人,对成为被官方认可的肯德基哥哥也十分期待。”

江建只能带着一脸被吓到的表情道:“那行,我和上面反映一下。”

江虹飞回旅馆时,正好遇上不知道从何处而来的杨戬,便关心道:“杨戬,这两天过得怎么样啊?”

杨戬微笑道:“十分有意义。”他顿了一下接着说道,“遇见了各式各样的人,他们都很善良,我还接触到了以往在天堂很难接触到的外邦人士,和西方政府的恶魔天使不同,他们的百姓十分热情友好,唯一的问题就是我的英文不好,听不太懂他们说了什么。”

他尝试性地对江虹飞道:“我准备回去之后报个英文学习班,江总裁你看……”

江虹飞还能看什么,手下员工愿意学习那当然是得大力支持,更不要说想要学习英文的还不是人类,而是二郎神,这觉悟几乎让他肃然起敬,恨不得伸出手啪啪啪鼓掌三声。

对比整天沉迷手机游戏,最近又开始玩旅行青蛙的孔宣,杨戬真是一位好同志啊!

江虹飞道:“当然没问题,你想学什么尽管和我说,别说是英文,就算是日文法文德文,只要是你想,我都能送你去学,一对一授课都没有问题。”

在孔宣接二连三拿下代言之后,他的手头可以说是非常充裕,上课的钱对江虹飞来说,根本就是九牛一毛。

杨戬笑道:“那就麻烦你了。”

随后他就走远了。

等到杨戬走远之后,江虹飞才一拍脑袋意识到问题所在,他究竟是在哪里遇见热心外邦人士的,之前几天咱们不都在摄影棚转悠吗?莫非是周围的剧组?

江虹飞想,等遇上工作人员再打听打听,看看附近有什么外国剧组在拍戏吧。

在登上回宁市的火车之后,江虹飞才知道当时在隔壁拍摄的剧组正是好莱坞著名导演詹姆斯的团队,他的下一部电影需要在种花国取景,又因为沪市国际大都市的地位以及一系列标志性建筑而把队伍拉到这座城市。

不过江虹飞也没有多在意,他以为杨戬帮助的只是普通的片场人员,更不要说他们的语言并不相通,应该只是些举手之劳的小事,不过他记住了杨戬想要学习英语的诉求,回去之后就给他在公司附近报班,还选择了最贵的1对1授课。

在他心中杨戬应该是0基础,但这么大一个男人让他和小朋友一起去上幼儿英语又十分不人道,还是单独授课比较靠谱,也能满足杨戬的学习需求。

周安安见他们回来欣喜若狂,在将胖了一圈的哮天犬还给杨戬时还颇为恋恋不舍,至于狗主人看见圆成气球的大狗时有什么想法,估计只有他自己知道。

江虹飞坐在办公椅上,心想应该找个什么时间让孔宣吃到饱,以探测他的食量,毕竟两周后大胃王比赛的宁市赛区就要开赛了,他得知道孔宣是个什么水平。

想着想着,他的工作手机又响了,江虹飞接通电话道:“喂,您好,这里是天界娱乐传媒公司。”

对方自曝家门为晋江直播平台,这次联系江虹飞是有签约要谈,不是之前发出的主播签约,而是更高等级的代言人签约。

江虹飞惊讶道:“直播平台代言人?”

“行,我知道了,选个时间,我们面对面细谈。”

如果说成为皮包公司总裁有点什么好的,那就是他终于有地方住了!

在接受残酷现实后,江虹飞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公司逛一遍。

一个非常悲惨的消息是,除了修建得富丽堂皇的一楼大厅,以及顶层办公室,其他楼层都处于待装修状态,一个个房间倒是隔了出来,奈何空荡荡什么都没有,江虹飞翻了一遍仙人留下来的资料,大体知道这些房间是留给他装修的,以后想改建成什么样就改建成什么样。

但他连吃饭的钱都没有,装修就先搁浅吧。

会议室向右转是总裁办公室,办公室里有一道门,打开发现是一间挺大的卧室。

江虹飞才发现卧室时,表情是这样的:=口=!

在办公室旁边弄了间秘密卧室,这还是人吗,简直就是畜生啊!

怀着微妙的心情,江虹飞决定不去探究天界修建卧室的原因。

他看着身后脸色不太好却一直跟着自己的孔宣问道:“大神你有地方住吗?”

孔宣哼了一声道:“我就勉强和你挤一挤吧。”他的语气不太好,用苛刻而又挑剔的眼神打量一圈房间道,“我睡床,你睡地板。”

江虹飞表示,这房间的地板都比出租屋的床板干净,对他来说,睡地板有何难?唯一的问题就是他得从微薄的积蓄中划拉出来一点买个床垫。

看支付宝钱包里剩下的几百块钱,江虹飞叹了一口气,得快点挣钱了。

在将出租屋里的行李放到新卧室之后,江虹飞邀请孔宣一起去超市。

江虹飞道:“我要去买一床床垫,顺便吃个晚饭。”他想了想对孔宣问道,“大神你要不要一起吃晚饭?”

孔宣哼了一声,心想自己身为神仙,辟谷已久,再说天界什么灵谷灵果没有,人间界的食物怎么能比得上?但转念又想,这人之前直白地奉承自己,现在又邀请自己吃饭,倒不如给他一个面子答应下来,让他以后对自己更加死心塌地。

孔宣牢牢记住,在面试会场中江虹飞将自己从头到尾一通好夸。

帅哥的脸又红了,因为兴奋的。

江虹飞带孔宣跑到最近的家具城,买了一块记忆棉床垫,花了二百块钱,家具城的服务很贴心,虽然他的花费很低,也答应晚上给送货上门,让他能够一身轻地回去,而孔宣带着江虹飞好不容易找出来的傻傻的鸭舌帽与口罩,暗自打量人间界的一切。

想他上次下凡还是民国,人间界的风貌与现在大不一样,看在街上行驶的铁皮巨兽,倒有几分异域风情。

江虹飞可不知道孔宣类似于刘姥姥进大观园的心态,在回来的路上他一直在绞尽脑汁想应该给孔宣找个什么赚钱途径,就像他之前在面试场地夸夸其谈的,孔宣凭借脸就绝对能红,拍组写真就能火遍亚洲,但是江虹飞连房子都才找到,哪里给孔宣开通人脉拍写真?种花国的娱乐圈行情与其他国家不一样,在街上游走自称星探的,十个有九个都是骗子,根本不能相信。大神法力无边,被骗了他本人没事,但是骗子一定会倒霉,要是盛怒之下被五雷轰顶,他岂不就成了帮凶?

江虹飞沉思,话说回来,大神名字叫什么?

孔宣走在路上,原本还在看人间界的新奇景象,忽然有一股辛辣的香味窜入鼻腔,让他忍不住想打喷嚏,但揩揩鼻子,又觉得这味道甚是勾人,竟然想要顺着香味进店。

他伸出手,在江虹飞背上戳一下道:“什么味道?”

江虹飞正在孔宣能做的工作,忽然冷不丁给他一戳,宛若从大梦中醒来:“什么什么味道?”

平常情况下,有人无视孔宣大神才说的话,又或者是回答牛头不对马嘴,让他不满意,他说不定就横眉冷度,用准圣的威压让对方无地自容,但孔宣一张嘴巴,就发现小钩子一样牵动他心神的味道不仅从鼻孔窜入五脏六腑,还从口腔窜了进去。

牛骨、猪骨、海鲜、辛香料……豆瓣酱与料酒的味道混合在一起,令鲜与香达成了微妙的平衡,明明还没有见到实物,却能想象到飘着红油的汤底,以及炒得金黄的芝麻。

孔宣干涩许久的口腔猛地涌上一股口水,但看江虹飞还是一脸无辜地看着自己,完领会不到他话中的精髓,便趁其不备将口水刺溜一下咽回去,再摆出高冷脸道:“就是空气中飘散的味道,有点呛。”

江虹飞看了眼街对面的冒菜店,恍然大悟:“大神你说的是街对面的冒菜店?”

孔宣顺着江虹飞手指方向看过去,又同香气来源做对比,不禁眼睛一亮,被束缚在鸭舌帽中的挑染呆毛都跳了一下:“就是那!”

江虹飞原本还想,天界有蟠桃盛宴,有神仙佳酿,虽然他口说请孔宣吃饭,但对方必须是看不上的,然而现在一看大神闪着光的眼睛,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又心说这家冒菜是够香的,他胃里的馋虫都要被勾引出来了。

于是江虹飞笑了一下道:“我们去那儿吃晚饭吧。”

冒菜店的店面并不大,却被打扫得很干净,距离饭点有点早,但已经有三张桌子被占满了,江虹飞扫视一周,发现就角落里还有一张凳子,坐两个人正好,便带着孔宣坐了下来。

他自己先点了一份冒五花肉,然后将菜单递给孔宣道:“大神你看点什么。”

孔宣看色彩缤纷的菜单,竟感到无从下手,用现代人的说话,就是选择恐惧症发作,但他是绝对不能让江虹飞看出他的局促不安,于是便道:“跟你一样。”

他们在店铺里坐下来,孔宣又背对大门,大大减小被看见脸的几率,他把鸭舌帽和口罩摘下来,露出秒杀当红小生不知道多少倍的脸。

江虹飞对老板娘道:“两份冒五花肉加两碗米饭!”

老板娘头都没回,高喊一声:“知道了!”

不多时,两个热气腾腾的大碗被端了上来,连同两份撒着黑芝麻的米饭,大碗底部是由鸡精、八角、各种辛香料连同辣椒熬出来的喷香的红汤锅底,金黄的芝麻飘在红汤锅底上,五花肉、鱼丸、亲亲肠拥挤在一起,插筷子进汤里翻腾一下,还能捞出裹红油的小白菜,一垛绿油油的茼蒿安放在最中间,起到了万花丛中一点绿的点缀效果,而在被烫疲软的绿叶子上,还有一把四处散落的花生米。

孔宣:哦哦哦——

他看着一大碗冒菜,脸颊泛红,眼中放出幸福的光彩,用勺子挖红汤洒在白胖的大米饭上,筷子夹上一大块米饭。

江虹飞看他的模样,都呆了,哪里记得自己面前还有一盘冒菜?

这位大神的表情从头到尾都没有变化,但是看他脸颊上的红晕,看他眼底的小星星,怎么都觉得,他吃饭的模样超级幸福啊?他吃米饭,就好像久旱逢甘露的土地,就好像饿了不知道多少天的饥民可以饱餐一顿,每一口中都透露出浓浓的幸福与满足。

看孔宣吃饭,都觉得自己面前一盆与正常冒菜区别不大的五花肉变得格外香,让他一口一口吃下去根本不想停。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秀色可餐?

江虹飞盯着孔宣看,都不知道自己吃了什么吃了多少,就觉得碗里的东西怎么这么好吃呢?要不是筷子戳到碗底,他都察觉不到自己吃饱了!

抬头一看,冒菜也给吃空了,就差抱着红汤喝。

然而神明不愧是神明,在江虹飞吃完一碗饭的时候,他竟然已经无师自通学会点菜,一碗扫荡完就举手道:“老板娘,再来一碗!”

江虹飞目瞪口呆,他这才发现孔宣面前竟然已经堆放十来个空饭碗,还有3个盛放冒菜的大碗。

等等,他刚才在干什么,为什么会注意不到对方一直在添添添!江虹飞怀疑人生,好像他刚才就一直盯着孔宣吃饭,什么事情都注意不到?这样的话,要是他吃到一半忽然地震火灾房屋倒塌,岂不是都注意不到?

而且,神明的胃都是橡皮做的吗,他怎么吃这么多?

江虹飞想到自己的电子账户,脸都绿了。

“等等,你不能吃了。”他急忙对孔宣道,“再吃钱要不够了!”

“没事。”

让江虹飞想不到的事,一直观察他们这的老板娘竟然发话了。

老板娘是一个四十好几的女人,有张精明能干的脸,看她的眼睛似乎就能从中嗅到金钱的气息,然而,这是这样一个有丰富生活经验的中年妇女,在看见孔宣脸的时候都失神了好久。

小伙子长这么俊,一定是哪里的大明星啊!

做了十多年生意的老板娘虽然被孔宣的脸迷的三道五道,却第一时间想到了流传在同行之间的神话,如果哪天祖坟冒青烟有明星来吃饭,一定要抓住合影,这样之后就会有一大批一大批的粉丝追寻第一人的脚步来店里吃饭!

所以机智的老板娘道:“小伙子不用付钱,吃完饭让我多拍几张照片就成。”

说完她又感叹一句:“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人长得这么俊呢?”

江虹飞被这操作深深地震惊到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刷脸吃饭?高端!

不过,他想到孔宣的大胃量,想到刚才对方吃饭时的幸福表情,想到自己盯着他脸吃到撑,一个主意,在江虹飞的心中,渐渐成型……

他拉出一个充满鼓励意味的微笑,对吃得正欢的孔宣道:“大神你看,我们开个吃播怎么样?”

金发络腮胡看见孔宣换衣服后的模样,简直就如同遇上了自己的灵感缪思,灵感是哗啦啦地流淌,像奔腾的江海,稍微指导一下孔宣的造型,就能抄起照相机,咔嚓咔嚓咔嚓拍摄不停。

江虹飞在旁边,看不出什么门道,便与身边场务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来道:“你看他造型摆得怎么样?”

场务虽然人到中年还是个场务,但平日里却见惯了明星甚至网红拍海报,早就练出一双火眼金睛,他赞叹道:“第一次见到镜头感这么好的,和那些在观众面前站了十多年的老狐狸比起来都不遑多让,不用摄影师指导就知道站什么地方摆什么动作,只能说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

江虹飞听了,不由肃然起敬道:“镜头感,不是只有上综艺拍电视剧才要的吗?”

场务摇摇头道:“你是没见过那些小年轻折腾拍海报,就一张图能够从早拍到晚,胳膊放对地方了脚放得位置不对,要不就是站姿不够优雅,阳光不够充足,事情一大堆,毛病多得要死,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的。”他道,“你看这个,估计再过10多分钟就差不多了。”

场务估计得没有错,7、8分钟后络腮胡心满意足地放下照相机,对孔宣比了个ok的手势,他脸涨得通红,大汗淋漓,不知情的谁知道他刚才就只捧着摄影机咔咔咔,还以为他才去做了高强度锻炼。

孔宣从台子上下来,有点不满,心说他还没有摆拍够呢!然而江虹飞在下面冲他拼命招手,说要去挑选样片,孔宣也想通过人间特有的照片来欣赏自己永远定格在一瞬间的美貌,故而不情不愿地从台子上下来了。

样片被同步上传电脑,络腮胡的大脑袋挤在电脑屏幕后面,热情洋溢地跟孔宣他们推荐每一张照片:“这张很好,这张很好,这张也很好。”

在他眼中,每一张照片中的孔宣都充分展现出了他的美,想到只能从这些照片中选一张,他的心就一阵紧缩。

络腮胡:实在是太疼了QAQ!

孔宣倒是不知道络腮胡在想什么,对本人的照片他最有发言权,虽然每一个他都很好看,但是孔宣总能精准地找出每一张照片中的问题:“这张太高了,这张脸歪了一下,这张眼睛没有完张开……”

上千张照片他细致却又不失速度地看过去,最后终于从中挑出了一张勉强完美的照片,对众人宣布道:“就这张吧!”

江虹飞看向孔宣挑出来的照片,心说虽然被他嫌弃的照片在自己眼中看来都很好,但怎么就觉得,这张照片比其他那些都要再高上一筹呢?

雇主向来钟爱有本事又能为大家节省时间的认真雇员,孔宣惊人的镜头感与在千万照片中挑出最好一张的利眼给肯德基方留下了深刻印象,更不要说他人长得好看到犯规,竟然能把见过不知道多少演员的络腮胡迷得神魂颠倒,其本事可见一斑。

在离开摄影棚前,江虹飞还接到了江建的暗示,说是先换上海报出去试水,如果对销量真的有明显提升,等待他们的可能是一支完整的广告以及长期签约。

江虹飞听了以后也很兴奋,看着工作结束低头玩换装小游戏的孔宣,眼中有兴奋的光芒在闪烁。

回到宁市之后,还有一大堆的工作等着江虹飞,第一件就是联系小董,让他带装修公司的人上门。

鉴于平面设计图的完成度很高,室内装修合成图也让江虹飞和孔宣满意,他们决定后期的装修工程就让小董他们接着负责。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