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睿了解了情况向四周打望了一下,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

原来不知不觉中,这个法师塔周围的空间已经发生了变化,这部分空间已经与另外一部分空间混合,四周混乱邪恶的气息也更加浓厚。

而刚才风睿跑动的那一段距离看似是跑向兵营,实际上却会走到一个岩浆池里。

风睿大笑一声,一指点破空间,对亲卫下令道:“你去找到血手,就说我说的,叫他带人按照最高礼遇把那些所有的贵族和他们的下属一起移交到秩序神殿鲁克手上。”

亲卫接过印有戒玺印记的令牌从空间破口处走了出去,在风睿的灵视下,找到了血手交了令牌。

风睿又看向了法师塔,灵视中法师塔已经被淬染了大半。

在法师塔里面,纳修带着一群学徒正在召唤室的临时圣居中,跟从召唤法阵中涌出的恶魔进行站斗。

风睿心中想道:“这个纳修也不是善良阵营的,这种事也能干的出来,这次空间重合惹来了大麻烦,说不定还可以好好敲打一下。”

风睿走到法师塔门前,开启了塔门,然后慢步走进去,同时垂光飞雪技能也立即启动。

风睿顺着楼梯向下走到了负三层,来到了召唤室外面。

三条光线从右手冲出,交缠成一团,变成一只活生生的甲豚兽,停在了三层的大厅中间。

甲豚兽一双后蹄在地板上滑动着后踢了几下,向后退到墙壁,突然跑动起来,低下脑袋,额头的一个骨突对着召唤室的大门,奔跑了过去。

绝世容颜居家清纯妹子私房照

砰的一声,甲豚兽撞破了大门,冲向了召唤法阵,此时在召唤法阵上面一个黑色的空间洞中不停的跳出大大小小的恶魔。

这些恶魔被纳修带着学徒们杀死,尸体倒在地上眨眼之间就消融,变成能量维持着召唤法阵的运转。

“这个法阵已经被深渊气息淬染了,脱离了纳修的掌控。”风睿一眼就看出了问题,“这应该不是纳修干的!他还没有这么大的能力。”

风睿控制甲豚兽跑到法阵上,不停的去拱法阵刻画在地面上的阵基。

法阵受到破坏,飘浮在上面的空洞边缘变得不稳,泛起阵阵波纹。

那些恶魔顾不得去围攻纳修等人,纷纷转头围殴甲豚兽,甲豚兽受到攻击,身上溅出一点点蓝光,毫不反击,只是埋头拱蹭法阵。

风睿随后也走进了召唤室,来到了纳修等人旁边。

纳修看着风睿,只见风睿左手垂地,五道青光垂到地面,化作一个不停旋转的光盘,光盘上无数符文闪现不停。

光盘边沿处又升起五道高低不一的光柱,光柱顶端化作一盏光灯,灯光明亮而不刺眼。

五盏光灯分布在后脑,背心,左右双胁,前腰,灯光连成一片,形如护盾,头顶虚空之中,密集的雪花无中生有,纷纷洒洒飘落下来,落到脚下光盘上,消失不见。

“这威能,不比传奇差多少!”纳修在心中惊叹,“这个达米,难道得了什么奇遇不成?”

纳修脸色不变,连忙向风睿打招呼:“达米爵士,非常抱歉,请恕我怠慢。”

“这是怎么弄到这种地步的?”风睿指着空洞问道。

纳修整理了衣冠,这才说道:“是我疏忽大意,疏漏了安措施。事已至此,还是先解决这事之后,再来谈论如何?”

“这不过是个小问题。把召唤法阵折掉就好了。”风睿说道。

“达米爵士,不能拆,拆掉之后里面的坐标就没了。以后也不见得能找着。”纳修脸上有些急切的说道,“通过这几个坐标我发现了几个新的世界,跟我们这个世界法则有很大差异的世界。”

“这种重大发现会给我们带来数不尽的财富和资源,让我们的职业之路更加宽广和远大,怎么可能就拆?”

同时,纳在纳修心想道:“其他东西倒也罢了,随着我一同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个东西还镶嵌在里面,要是流落到虚空乱流中,岂不是很糟糕?”

纳修心中的另一个意志修讥讽道:“这不算糟糕的事,那东西丢了,就没人知道你的身份了,反而是件好事。若是这东西被达米发现了,你立刻就糟糕了。”

纳叹了一口气,说道:“要不我们直接把达米杀了,抛尸到深渊里面,然后推到那群恶魔身上去,你觉得怎么样?”

修平静地说道:“你又在发疯了,你干得过他吗?说不定为了那个东西,他会直接把我们杀了!”

“打又打不过,瞒又瞒不住,到底该怎么办?”纳情绪不停波动,“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开启了这个门,眼看着计划就要做成了,偏偏遇到这档子事!”

“你说我把法师塔伪装的已经很好了,他怎么就发现了?”纳心有不甘的说道。

修说道:“根据我的计算,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不是他发现这里出了问题,应该是他到这里来找我们,刚好撞上了。”

“事情已经出了。现在我们怎么应对?”纳问道。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修立即回答道。

纳恨恨的说道:“真是可恨!几十年的努力就白费了。我真想……”

修语气平静的说道:“请快点,不然我就要强制掌控身体了。”

“好吧。”纳低沉回应。

心灵中的交流极快,外界也不过过了两三秒。

这时候,风睿问道:“你把坐标放在法阵里,居然没有备份吗?”

纳修一脸尴尬:“这个我是一天备份一次的。只是没想到今天运气这么好,连续发现了好几个有价值的世界,只是不知怎么回事儿,又把恶魔给招惹过来了,我还没来得及进行紧急备份呢。”

“好吧。”风睿心中若有所思,点了点头说道,“那就保留这个法阵。不过你想好了怎么处置这个事件了吗?”

纳修一脸自信地说道:“我们只要把那个破口堵住,不让对面的恶魔跑过来,然后把这里的深渊气息净化掉,恢复对法阵的掌控,关闭法阵就可以了。”

“这样一来不但可以消除空间破口,还能够完好地保留里面的坐标。”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