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奇,鹏城地头蛇邹光的儿子,而且还是独子。

而邹奇也继承了他爸的优良基因,不光身材矮小,学习更是一塌糊涂,整日里不是打架就是泡妞。

今年都二十多了,却一事无成,一直在啃老,平常基本都是在外头厮混。

岭北这块地方,邹奇没少来过。一是因为柳志文是他小弟,二嘛,就有些不为外人道也的原因了。

但整个岭北的学生谁不知道他?很多人不敢招惹柳志文也多是因为这一层。

柳志文没什么好怕的,在岭北也就那么几个相熟的,家里条件一般。

可邹奇就不一般了,他爹可是跺跺脚整个鹏城都要震一震的大佬,要弄死他们这些普通人跟玩似的,谁敢得罪?

见邹奇到来,整个操场上鸦雀无声,教学楼那边也是寒蝉若惊,有些刚刚还叫嚣的学生悄悄溜回了教室,深怕自己这张脸被邹奇记住。

不论这王谦有多大的能耐,都绝对不可能是邹奇的对手,这跟柳志文不是一个量级的。

后者最多算个喽啰,邹奇却是能一句话把整个岭北掀了的人物。

就是林瑶,也脸色大变,想让王谦回来,却又不好开口叫他,不然怕是更要害了他。

很多人以为柳志文老是找她麻烦是在追她,可实际并不是,而是得了邹奇的授意。

花海中美丽诱惑天使

一次邹奇来岭北玩时恰好撞见了她,结果可想而知。但林瑶完无视了邹奇的死缠烂打,而邹奇居然也有耐心,一直忍着没动手。

用他的话来说,像林瑶这样的女生,不好好追就没意思了。

而柳志文自然是只能放弃对林瑶的想法,转而经常接近林瑶,目的就是为了给她和邹奇牵线。一开始倒是挺客气,但林瑶油盐不进,索性柳志文就动了别的念头。

好在,一切都被王谦化解。只是如今邹奇亲临,王谦怕是也要被自己害了。

或许王谦有点家底,可家底再大能大过邹奇?他爹可是邹光!

再者了,谁有钱会去小吃街那种地方,而且王谦连个车都没有。

顶多也就是身手厉害点,可跟邹奇这种人对着干,身手好有什么用。也不想想邹光是怎么发家的。

“怎么办啊……”林瑶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旁边晓姐等人见了,也只能叹息。碰上邹奇,只能算这个人倒霉了。

刚还觉得他的确有些帅气,也配得上瑶瑶。如今看来,光帅还是没用的。

这时,外面终于有了动静。

只见邹奇撩着袖子,带着浩浩荡荡百来人就朝王谦走了过去。

十几步距离,王谦就是想跑都难。所以他好像干脆是放弃了,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又更像是已经被吓傻了。

“还站着干嘛,跑啊!”楼上,林瑶终于忍不住大喊了一声。

众人抬头,邹奇更是面目狰狞,叫道:“你特么给老子闭嘴,娘的我出去才几天,你就敢勾搭别的男人,勾搭谁不好还勾搭这小白脸。今天老子就把他腿废了,艹!”

“你,关你屁事啊!”林瑶也是火了,干脆破罐子破摔,也不顾及会不会把邹奇激怒,叫道:“我乐意,和你有关系吗?也不看看你什么样,三寸丁武大郎,你有他一半能耐吗?仗着自己姓邹了不起啊!”

一连串吼出来,林瑶只觉得前所未有的舒畅。但很快她就后悔了,邹奇多半会将怒火发泄在王谦身上,自己这不是害他么。

“艹,老子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叫能耐!”邹奇勃然大怒,怒吼道:“都给我上,出了事我兜着!”

有邹奇撑腰,这群家伙更加嚣张了,一窝蜂涌了上去,踩都能把人踩死。

可这时候,王谦却主动走了过来。

“我去,他不要命了,还不快跑!?”楼上,晓姐都替王谦和林瑶着急。

这家伙脑子没毛病吧,对面可是邹奇,他难道不认识?

就算不认识邹奇,这么多人冲过来,你不会真当自己有超能力能把他们放倒吧?

但马上发生的一幕,又一次颠覆了所有人的认知。

只见王谦的步伐越来越快,到后面已经是飞奔起来。而很快,就和涌来的人群相遇。

可一根根棍棒砸下,却部都落了空。上百人挤在一起,拳脚棍棒一起上,愣是没挨到王谦半点。

他就好像是入了泥潭的泥鳅,滑来滑去左右晃动,明明身体幅度不大,却总能恰到好处的避过攻击。

而那些挡了他去路的人,更是一个个直接倒下,几乎没有先兆,也没见王谦打他们,往往只是一伸手在他们肩膀上拍一下,就莫名其妙的瘫软下去了。

“这,这怎么回事?”所有人都看呆了,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骚乱还在继续,场地上尘埃飞扬,逐渐把视野遮盖,急得众人直跳脚。

尤其是林瑶,好几次都想要冲下去,索性被晓姐拦住了。

至于邹奇和柳志文,带着相同的狞笑,等着尘埃落定露出王谦被揍成猪头的样子。

“跟我斗,哼,找死。”邹奇不屑一哼,抬步打算离开。

“诶,老朋友见面这么急着走干嘛,先叙叙旧呗?”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邹奇的脚步被钉死。

他扭头看去,傻了。

王谦身上带着些灰尘,可人却是毫毛未损。

一百多人……居然都留不住他?

这家伙,真的是人?

惊愕间,王谦已经走到了他面前,旁边柳志文为表忠心上前一步,还没来得及掏家伙就被一巴掌拍得晕头转向。

“哎哟,从医院出来了?啧啧,按我估计,你起码得躺个把月才是。看来你意志力还挺顽强啊,居然能下地了。”王谦拍着邹奇的脸蛋,笑得居心叵测。

邹奇本来的确是要躺一个月的,不过他还是从医院跑了出来。反正他家有私人医生,回家慢慢疗养就行了,他可是急不可耐的要回去找他爸,让他爸给赵财生施压,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家伙。

想起他爸,邹奇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急忙道:“你敢碰我一下试试,你知道我爸是谁吗?”

“本来不知道的,现在知道了。”王谦再傻都能将俩人联系起来了。

“知道就好,小子,既然你来了鹏城,就乖乖认命吧。你要给我磕头道歉,我还给你个痛快,你要是……哎哟!”邹奇话还没说完,脸蛋上就多了一大片红肿。

“你,你打我?”邹奇捂着脸,他这辈子都没被人扇过巴掌,就是邹光也从不碰他的脸。

莫大的屈辱,竟然让这个二十岁的男人哭了出来。

“我打你怎么了,给你爸打电话。”王谦搜出他的手机,逼着他按下了邹光的电话号码。

这家伙疯了吗,居然要主动给我爸打电话,难道他真活腻了?

这样也好,本来还怕老爸碍于赵财生的面子,但人家都欺负到家门口了,以老爸的脾气一定会把这家伙剁了丢进海里喂鱼。

很快电话接通了,王谦直接抢了过来,开了免提道:“邹总,我是王谦。”

“额,王,王大师,你……”邹光一阵激动。

王谦打断道:“我打你儿子你有意见吗?”

邹光:“额,啥?”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