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云道人兀自在树杈上抵挡源源不断弹射过来的蜈蚣,根本没发现身后异常,公孙忆眼见一只花斑蜘蛛已然近前,这蜘蛛复眼乱转,螯针清晰可见,公孙忆不敢贸然使出无锋剑气,眼下将这蜘蛛一击毙命倒不难,怕就怕这蜘蛛死前喷出毒液,下面可就是公孙晴和裴书白,若是他们中了毒着实难办。

裴书白也发觉头上有异,赶紧抬头去看,一抬头便见到那花斑蜘蛛只离自己数寸,当即慌了手脚,险些从树枝上跌落,公孙忆赶紧一把抓住裴书白,腾出一手拿小神锋轻轻一划,小神锋寒光一闪蛛丝当即断作两截,蜘蛛却不偏不倚直接掉落在公孙晴身侧,当即便往公孙晴身上爬去。

公孙晴吓的惊叫连连,慌乱中连连用手去抓后背,不料身子失去平衡,直直往树下跌去,公孙忆脑门青筋直跳,一手握着小神锋,一手抓着裴书白,哪还有手去抓公孙晴?

眼见公孙晴从树杈跌落,裴书白连忙伸手去抓,好在反应及时,裴书白一把便抓住了公孙晴的脚,公孙晴身上的蜘蛛跌到地上,瞬间被地上的蜈蚣潮淹没没了踪影。裴书白顾不上手指疼痛,连连使力,将公孙晴拽了回来,公孙晴脸色煞白吓的说不出话。公孙忆连忙将公孙晴抱在怀中,口中说道:“别怕别怕,爹爹在呢。”

赤云道人这才知道身后连番遇险,口中大声说道:“晴儿,你没事吧?”

公孙晴又怕又气,不愿意搭理赤云道人。裴书白见状,连忙回声:“赤云道长,晴儿没事,只是这树上不知还有没有毒物。”

赤云道人说道:“这蜈蚣势头已然消了不少,我看它们也不打算攻过来了,你们稍安勿躁,只消片刻我们便能离开。”

公孙忆见怀中女儿颤抖不已,心中大为心疼:“赤云兄,一会咱们直接出谷,别再节外生枝。若是耽搁时间久了,碰到你说的五彩瘴,当真难办。”

赤云道人点头称是:“放心吧,一会从树上下去,我便带路前行,直接奔着谷口去,不在此间耽搁。”

说话间如潮水一般的蜈蚣慢慢变少,树下已然是蜈蚣潮的尾端,赤云道人稍稍歇了口气,便当先一人从树枝跳下,站在地上向前观望。

众人接连遇险,尤其是公孙晴已然是恐惧至极,眼下这斑斓谷刚走了一半,剩下的一半还不知会遇到什么,公孙忆面色凝重,不敢大意。

“赤云兄,蜈蚣潮已过,身后若是有危险的事物,眼下也要出现了,我们不要恋战,能绕开就绕开。”

俊俏美女穿白T恤衫户外靓丽写真

赤云道人点点头,慢慢前行,待走到之前那片沙沙作响的树丛时,赤云道人侧目而视,这一瞧不打紧,顿时张大了嘴,一条巨蟒盘踞期间,只见蟒首傲然挺立蟒口大张,一团团赤色烟气自口中喷出,赤云道人不敢惊扰连忙回首,示意众人莫要发出声音。

四人小心翼翼的绕过巨蟒,直走出数丈方敢说话。公孙忆道:“怕是方才蜈蚣大举退却,多半是这巨蟒作祟,不过这巨蟒举止怪异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赤云道人也是后怕不已,若是和这巨蟒交上手,怕是胜算无多,当即说道:“这巨蟒口吐赤烟,想必也和那花蟾蜍一般,吐息修炼罢了。好在这巨蟒没有发现我们,不然还真就危险了。”

公孙晴无暇再去看谷中风景,躲在公孙忆怀中瑟瑟发抖,这斑斓谷景色再美,终究是危机四伏。裴书白也看到那巨蟒举止怪诞,昂首吐烟不知为何,但转念一想心中疑虑顿生,当即开口问道:“师父,赤云道长,你说这巨蟒吐赤烟,花蟾蜍背瘤喷黑烟,这斑斓谷中的五彩瘴,是不是就是它们喷出来的?”

众人无不骇然,裴书白所言大有道理,若真的是这些毒物喷出来的毒烟汇聚而成,变成了这斑斓谷中的五彩瘴,眼下众人身处斑斓谷中心,当真是凶险异常。

赤云道人连忙说道:“眼下午时已经过了,再迟些,若是像巨蟒这样的毒物再喷一会儿,保不齐还真就碰上五彩山瘴,公孙忆,眼下情况紧急,不能这般行走,这俩孩子我们抱一人一个,赶紧离开此地。”

说完抱起裴书白,运起轻功往前疾奔,公孙忆紧随其后。直行了数里,赤云道人忽然止步口中喊道:“不妙。”

公孙忆见前面的赤云道人停住,当即稳住身形,在赤云道人身边站定,顺着赤云道人的眼神,向前瞧去,前方不远处一团团烟气慢慢凝结,这烟气红里透黄、绿中带蓝,正是赤云道人先前所说的五彩瘴!

公孙忆暗暗心惊,只怪赤云道人先前将五彩瘴讲的如此霸道,毒性猛烈沾上无救,眼下被这五彩瘴挡在身前不得前行,哪还有计可施?

“赤云兄,先前你说当年你和你师父入这斑斓谷,靠的是不动如山的赤色真气,可抵挡这五彩瘴,眼下我们当真遇到了,你这法子到底可不可行?”

赤云道人苦笑道:“当年师父确实是带着我碰到了五彩瘴,也的确是靠着真气护体,挡住了瘴气,只是这么多年这毒瘴有无变化?我的不动如山能不能挡住,这些都是未知,试又不敢试,咱们来五仙教是让他们治病救人的,总不能在这拿命去赌?”

公孙忆点点头说道:“既然如此,我们便折返再寻法子吧。”赤云道人心有不甘,又无其他方法,悻然说道:“明天再来,你把我的嘴封上,切莫让我再说一个字!”

公孙忆笑道:“赤云兄说笑了,晴儿的气话你还当真了,这谷中本就凶险,不然也算不上五仙教的天堑,若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不成了第二个天机先生了,这斑斓谷中我们遇到的这些,那都是避无可避的,纵使你什么都不说,该碰上的我们一个都不会少,小心谨慎便是。”

赤云道人微微叹气,只得掉头折返,不料众人刚走不远,这斑斓谷便突然一黑,如同入夜一般,可偏偏此时刚过午时,但这谷中阳光越来越淡,只剩点点阳光透过树冠,更显得谷中诡异。幽暗中公孙忆伸手扯了扯赤云道人的衣服,轻声说道:“赤云兄,这斑斓谷古怪太多,不知是不是我眼花,你且看来路。”

说完拿手一指,赤云道人顺着手指望去,先前过来的路上,一条长长的黑影蜿蜒前行,不仔细看很难发现,只是这二人武功极强,虽然这谷中昏暗,然而远方事物还是被这二人瞧出,奔着众人来的不是别的,正是先前那条昂首巨蟒。

公孙晴发觉爹爹停住脚步,便知又遇到危险,连忙扭头去看,此时巨蟒已然离众人不远,公孙晴一眼便瞧见了,当即吓得不住颤抖,公孙忆轻轻的拍了拍怀中的公孙晴,轻声说道:“晴儿别怕。”口中虽然如此安慰,但心中却无半点计策,此前碰到那蜈蚣潮,还可在树上躲避,而眼前这条巨蟒,已然要比身旁几棵树都要粗,若是贸然上树,被这巨蟒困住便更难脱身。

赤云道人道:“嗬,这大家伙若是泡酒喝,那该多补?”

公孙忆苦笑道:“赤云兄还想着拿它泡酒,怕是酒还没泡,我们便成了它的下酒菜,眼下前方已然无路可走,不如赌一把?”

虽然赤云道人嘴上说得轻松,心中也知道不到万不得已根本别去触这大蟒的霉头。好在这巨蟒来势并不算太快,显然不是奔着四人来的,只是恰巧走了同一条路,还是躲着它为妙。

当即赤云道人运起不动如山,赤色真气登时在周身充盈,公孙忆见状,连忙抱着公孙晴来到赤云道人身侧,躲在赤色真气之下。赤云道人说道:“既然如此,我们便赌一把,当年师父也是这样带着我过这五彩瘴,如今换我带着你们了。”

说完调头迈步,奔着五彩瘴的方向去了。众人脚下生风,直走了好一会才回头观瞧,那巨蟒已然没了踪影,公孙忆便稍稍放下心来,方才还担心会在五彩瘴中和巨蟒缠斗,眼下只要注意,别沾上这五彩瘴便可。

这五彩瘴远远看去色彩斑斓,真当走进去却发现这山瘴的颜色竟然说不上来,眼前一大片烟气弥漫林间,隐隐透着绿色,眨眼只见又变成红色,众人周遭已然被这五彩瘴包裹,好在赤色真气护体,那五彩瘴的瘴气一触碰到赤色真气的外延便四散开来,虽然众人处在五彩瘴最为浓郁的地方,但在不动如山的保护下倒还安的很。

可虽说眼下并无危险,但入眼处尽是雾蒙蒙一片,眼前道路根本看不清楚。公孙忆道:“这五彩瘴虽说不会穿过赤色真气侵蚀我们,但看着瘴气一时半会散不了,眼下这谷中道路难辨,赤云兄还有寻路之法吗?”

赤云道人屏气凝神,力施展不动如山,生怕真气散了,让众人直接暴露在五彩瘴中,连说话都是小心翼翼:“这瘴气碍眼,我也分辨不出。反正这斑斓谷前后一条大路,只要别走错岔口进到小路上面,我们便能出谷。”

公孙忆听赤云道人如此说,知道赤云道人此番也没有他法,只得跟着赤云道人继续前行,不料越走山瘴越浓,最后已然无法分辨东西,不动如山真气外面厚重彩雾层层堆叠。

公孙忆停住脚步,又把赤云道人拉住道:“赤云兄,我感觉不对劲,缘何我们走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出谷?”

赤云道人大汗淋漓,不动真气越来越小,眼下只能刚好裹住四人,听到公孙忆发问,赤云道人也只好停住,口中呼呼带喘:“当年师父和我走这条路,也并没有耗费太多时间,缘何此番走了这么久?难不成五仙教的人植树造林,将这斑斓谷扩大了?”

公孙忆道:“我倒认为并不是五仙教的人把这斑斓谷扩大了,而是我们一直在打转,走来走去始终没能走对路!”

赤云道人惊道:“可我一直走的是直路啊,没有折返没有拐弯,难不成这条路自己会动?”

公孙忆稍稍冷静了一会,心中有了计策,使出无锋剑气,在地上写了一个锋字,锋字最后一笔刻意拉长,直对着众人前行的方向,再走十步,又是一个锋字,复行十步依法而为。

众人又走了一会儿,公孙忆道:“赤云兄,方才走十步便做个记号,这会差不多有个两百多步,如果我们没有走错,那锋字应该是一条长蛇状铺开,若是我们打转……”

赤云道人不知公孙忆为何说了一半便停住,当即开口要问,谁知自己还没开口,就见到了地上一个锋字,最后一笔斜对着前方,心中便知众人走了这么久,绕了一圈又回来了!

“这五彩瘴太过蹊跷,难不成我们已然中了毒,扰乱了自己的方向感?”公孙忆奇道:“若说是中了毒,可为何一点感觉都没有?”

赤云道人真气已然不济,只得苦苦支撑:“公孙忆,再找不到出谷的路,我这真气就不够用了!”

公孙忆头上微微冒汗,拉着赤云道人又往前走了十步,果然一个锋字又出现在脚下,公孙忆一阵目眩心中烦闷不已,若是赤云道人不动如山真气散了,四人在这五彩山瘴之中当真是凶险万分。

“赤云兄,眼下也没别的法子,趁着你真气还在,赶紧吃两颗海松子,然后凭着一口气急速前行,你不必考虑真气有没有裹住我,我自会跟进,若是这一口气奔不出去,那就再无他法。”

赤云道人暗暗心惊,虽然自己对这五仙教有恩,但千想万想没想到连五仙教都没见到,便危险连连,此番前来实属托大,眼下又无寻路之法,只得按照公孙忆的法子放手一搏,当即掏出两颗海松子,几口吞下,当即感觉体内真气又多了不少:“公孙忆,我尽量将不动如山的范围扩大些,你一定跟上。”说完双足点地,掠地而起。公孙忆紧跟其后,不敢落下半步。

众人疾走了一会,公孙忆喊停了赤云道人:“赤云兄停住吧,方才疾徐前进,我也没忘观察脚下,这锋字出现了二十余次,我们感觉自己在直行,实际上仍是在兜圈,且稍作休息,容我再想想。”

赤云道人心中又烦又急:“这五彩瘴太烦人,打又打不得,空有一身本事,竟然被困在其中。”

公孙忆道:“方才兜了几圈,每次我们都是往左兜圈,既然是往左偏,那接下来我们前行时注意往右偏一些。”

赤云道人点头,照着公孙忆的法子,每走十步便往右稍稍偏移,公孙忆则在地上划一道剑气,走了好一会,终是再也未见到地上的锋字。

赤云道人哈哈笑道:“公孙忆还是你厉害,往右偏了偏,可真就没有再碰到地上的锋字了。”

不料公孙忆无半点欣喜,口中说道:“是,是没有锋字了,你看地上这是啥?”

赤云道人低头瞧去,只见一道剑气赫然在地,正是公孙忆刚刚所划:“公孙忆,你是说我们虽然往右偏了点,但是仍旧在兜圈是吗?”

公孙忆点了点头不再说话。赤云道人烦躁不已一口真气泄出,不动如山赤色真气也随即消散,没了不动如山护体,五彩瘴须臾之间便围住了众人。

公孙忆大喊:“快闭气!”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