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府。

劳府位于执子城最繁华的中心大道,毗邻王宫,但是论到气派,却不输于王宫,便是王家出行,路过劳府,亦需下马落轿,步行而过。

这不仅是因为凡人无权,王权衰落,更因为劳府的当家人劳玄明。

书妖会出现在劳府,本是个巧合,不过对宁夜来说,却是机会。

张烈狂和池晚凝的庇护还不够,因为他们和骆求真没有直接的厉害冲突。至于常雨烟,根本就是个无情无义的女人,更不可依靠。

但是劳玄明就不一样了。

身为风东林得力臂助的他,先天性就和白殿对立。

抱住了这根大腿,就能与风东林一系扯上关系,对宁夜来说无疑是极大助力,还能名正言顺的和骆求真对着干——骆求真以后要找他麻烦,就又要多一重顾忌了。

这刻看着劳府,宁夜道:“天机,该你出马了。”

“明白!”天机嘿嘿一笑,已没入地中,以地遁之法混入其中。自从宁夜教了他天机门的术法之后,这厮的战斗能力未见多大提升,土遁之术却是越来越强,这刻轻松躲过劳府禁制,进入劳府,已将晶沙分别撒于劳府各处。

从现在起,劳府的一举一动,就都在宁夜的掌控中了。

——————————

丰满美女白嫩美乳惹人醉

劳玄明有五子二女,其中四个儿子和两个女儿都没有修行天赋,唯有三子劳海田有些资质,进入了黑白神宫,不过天资有限,入门四年,冲击了两次华轮境皆告失败,如今依然停留在藏象巅峰。

因为乃父的缘故,劳海田日子还算好过,在黑白神宫也没什么人敢欺负他。

劳海田师从青霄观主,青霄观主也是四九人魔之一,是劳玄明的至交好友。不过劳海田天赋太差,所以在青霄这里,也属于上不上下不下。

青霄观不在九宫山,而在九宫山附近的一个小山头——许多大佬并不喜欢宗门纪律森严的生活方式,更愿意随便找个山头,自行修炼,方便调遣。

大部分时候,劳海田在青霄观修行,不过到底是年轻人,闲来无事,也时常去九宫山转转,到也有一两个知交好友。

有趣的是,他和孔朝升的关系不错。

今日无事,劳海田照例来天集峰,一路走马观花,身边是孔朝升和吕翼陪同,说说笑笑。

路上吕翼也是尽耍威风,但凡有没交钱的,都要吆喝一番,大显狗腿风采。

劳海田也是见惯了,并不以为奇,这刻进了一个法器店,随手拿起一件法器细看:“这个玉瓶,到是有些意思,做工还算精巧,就是缺了些趣味,也不实用。”

店主也是神宫门下弟子,赔笑道:“劳少法眼无差,这东西就是用来做摆设的,当不得实用。”

劳海田道:“我到也不需要那实用的。过几日我家中有人做寿,我需得寻份礼物。最好是精美又有些趣味的。”

店主面露难色:“这却是有些难了,这宗门里的法器,大多以实用为主,有趣又精美的,却是不多。”

“无妨,我再看看,至于这个,也先收了吧。”劳海田无所谓的挥手道:“对了,此物怎么卖?”

店主笑道:“劳少是孔大少的朋友,怎么敢多要价?这玉瓶是我一百灵石收的,卖二百,劳少想要,就进价给你了。”

“也不必,做买卖总要有些利的。”劳海田拿出一百五十块灵石丢给他,那店主喜不自胜。

孔朝升摇摇头:“你这又何必。”

劳海田哈哈一笑:“无妨,不差这点。”

吕翼旁边陪笑:“那是,劳少家大业大,出手从来慷慨。”

“你们也不错啊。”劳海田随意回答:“每日坐收灵石,自食其力,哪象我,靠老爹。我啊,就是个败家子,天天都被我爹骂。”

孔朝升是知道劳海田脾气的,他自己说自己败家没关系,别人却是说不得的,所以不结这个茬,只是道:“我们才是真的靠师傅颜面呢。再说这天集峰啊,也不是我师傅一个人说了算的,好几位大能在这儿坐镇,大头都是要给上面的,我们也就是吃些残羹剩饭。”

三人说笑着走出小店,正好看到迎面一个面目丑陋的男子过来,就在他们对面坐下,取了块布往地上一摊,却是开始卖东西了。

劳海田笑道:“呦,有生意上门了。”

却不料孔朝升和吕翼面色古怪的看着对方,同时不说话。

吕翼给了孔朝升一个眼神,孔朝升闷哼一声,只当没看见,竟然转头要走。

只是他想走,劳海田却停了下来。

他的目光被一物吸引住。

那是一个镯子,做工甚是精美,激发之后,就见镯上光辉盛放,朵朵鲜花盛开,隐然竟还可见一女子在镯上翩翩起舞,却是个美人儿。

劳海田一见便走过去问:“此物怎么卖?”

没想到对方却摇头:“这镯子不卖。”

劳海田有些不满:“不卖你摆出来做什么?”

对方笑道:“自然是用来吸引客人了,怎么?不可以吗?”

劳海田一时气结,但是看那玲珑镯又欢喜,着实不愿放手,转头看向孔朝升:“孔兄,这个人刚过来摆摊,还没有向你交费吧?”

孔朝升心里暗骂,你提这茬做什么?

他本想当看不见,但是被劳海田这么一说,也只能走过来,狠声道:“宁夜,劳兄是我的朋友,你把这东西卖给他,算我欠一个人情。”

他这话说的已算客气,毕竟把柄在人手上。

宁夜却笑道:“我要做人情,何需用你?我自己不会做?”

这时就连劳海田都看出有些不对,微感愕然。

孔朝升面色一变:“宁夜,你找死?”

宁夜已凑过来:“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服你就上。若你能打败我,那东西就还你。”宁夜打断他道。

“你说的。”孔朝升大喜。

他上次败给宁夜本来就不服,这段时间刻苦修行,修为已到八层,依然比宁夜高。

最关键上次宁夜打败他的手段,这次断不会再奏效。

“当然。”宁夜点头。

“好!”孔朝升大喊一声,巨剑已迎头斩下。

他知道宁夜符箓强悍,所以压根不给他用符的机会,直接舍身强攻。

但景况再次出乎他意料之外,宁夜根本就不用符。

迎着巨剑,宁夜出手。

以攻对攻!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