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丫头年纪也不小了,等春耕结束就找个媒人来,给她找户好人家吧。”

安三柱突然说的这番话,总算让一直装死的安绿豆开了口。

安绿豆尖叫道,“凭什么!我不过就炖了只鸡,我又没吃几口,凭什么就给我找个婆家?我不要!我不嫁人。”

被安绿豆的尖叫声刺的耳朵生疼的张兰芬,干脆也松开了安绿豆的头发,往后站了站,“姑娘家大了都要嫁人,你难不成想在家里当老姑娘?咱们家可丢不起这样的脸。”

张兰芬这话说的也没什么错,这两年日子过的艰难,卖儿卖女的比比皆是。

家里有闺女,只要年纪差不多的,都高价换了财礼回来。

安家的日子一直过的不怎么样,但是以前张兰芬和安三柱疼爱安绿豆,红豆年纪又太小,也就没有动过这方面的心思。

可安绿豆近来做的越来越过分,不懂事偷懒耍滑也就算了,竟然连家里唯一的一只老母鸡都敢偷偷的炖了。

今天敢炖鸡,那明天是不是就敢偷偷的吃别的?

家里拢共也没有多少粮食,要是都被她给霍霍了,一家人还活不活了?

张兰芬昨天才软化下来的心肠,瞬间硬了如石头一般。

她很认同安三柱的话,这样不省心的闺女,与其留在家里成仇人,不如赶紧嫁出去,还能多换点粮食回来,给小儿子好好的补一补。

气质美女 中国风玫红色旗袍写真

李金桂看热闹不嫌事大,拔高了声音冲着安绿豆道,“绿豆啊,你娘说的是,这姑娘到了年纪就是要嫁人的,你要是想在家里当老姑娘,别说你爹娘不同意,咱们老安家的人都不会同意。我看你啊,还是乖乖听话的好,不然这不听话的名声传出去,对你可没有什么好处。”

听见李金桂的话,安绿豆瞬间炸了毛,对着李金桂破吼道,“我家的事跟你有啥关系!”

李金桂闻言双手叉腰,眉毛倒竖,“嘿,你这个小丫头骗子,咋跟我说话呢!你偷偷炖了家里下蛋的木屐,你还有理了,这信不信我把这事说给村里人听,看大家伙的唾沫不淹死你。”

不等安绿豆再呛声,张兰芬已经抢先一步说道,“她二伯娘,我们家还有事,就不留你了,地里的活计多,你还是赶紧去忙活吧。”

听到张兰芬赶人,李金桂虽然不甘心,也没有继续纠缠。

反正住的近,之后有啥消息,她还是会第一个知道。

李金桂走了之后,张兰芬的脸比刚刚更加难看,不耐的对安绿豆说道,“家里柴火没有了,出去捡柴去,捡不够五筐,你今晚就不用睡觉了。别想糊弄我,我今天哪儿都不去,就在家里等着。”

安绿豆不服气,还想辩解几句,却见张兰芬和安三柱已经转身进了厨房,显然会不想再搭理她了。

红豆站在角落里看完了热闹,也赶紧溜回了自己屋,关上了房门。

安绿豆此时肯定一肚子的火,她可不能当那个出气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