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山谷里,力金此时一动不能动。这不是他故意在显示自己的力量,而是身不由己。

“哼,终于发作?了,我的毒刺还好用吧。”

毛脸和尚吊头眼,眉头上扬。得意却对力金说,“这次,你的赏金是我们的了。”

可,他没想到。

力金却没有显出任何害怕或者是担忧的表情,一张硬汉的笑脸始终挂在脸上,仿佛是刻在上面一橛自然。

“废话少说,直接?上吧。”力金冲他们得意地挑衅。

“你这家伙!虚张个什么势。”毛脸和沿尚直接骂道:“你的双腿得都不能动了,你是谁给的自信。”

力金却没有害怕,冲他笑着,又吐了一口老痰,却是他脸上。

“你!”毛脸和尚气上心头?,直接爆发周天气息,身都被金色的气息缠绕。

“我踢~!”他直直向力金冲去,上前照胸就是一记猛脚。

可是力金虽然站着不能动,却是身体向右一侧,双手抓住他的小腿,向上一扬。

他的手还能用,两只手都能,另一只手照着他胸口就猛烈横起一拳。

瓜子脸刘海妹妹文艺写真

轰,拳风散眼镜男的眼镜,撞胸声似战鼓轰隆,毛脸和尚却是直接背部向后凸出一拳头大小的包。

哇!

他吐了一口老血,整个人软趴趴地挂在力金手上,死去。

“哼~不堪一击!”力金眼里都是充无聊,语气都是无奈。

一甩手,随便一扔,毛脸和尚在地上滚着就跑远了。

“你们俩个一起上吧。”力金催着。

两人退了一步,互相看了一眼,眼神是都是懦弱和犹豫不决。仿佛腿脚被锁住的是他们,而不是力金。

“哼,你也就那双手厉害,有种你别用手。”这时,那个瘦子开口了。

“好!”

力金瞬间答应了他的要求,把手收到腰后,就干巴巴直直得看着他们俩。

这强者气势即是强者气势。

他们只是在力金面前站着,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无形压力在压迫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明明知对方的手脚已经是不能用了,但是一股无形的压力还是不可压制地从他心头升了起来。

他们脸在发烫,互相对视了一眼,犹豫了片刻后,直接上前去。

瘦子直接双手捶地,紫色的周天气息在身体周身缠绕。双手上一点一点地汇聚出了点点泥土。

泥土?又在他手上一点点地队贴附。

这一贴附,直接就让他的双手上形成?了两套袖套一般。

“力金~!”瘦子向力金咆哮着。

力金却在原地看着他,一动不动,打了一个哈欠:"你到是来呀!”

瘦子蹭地起步,气势汹汹地就奔力金去。

“啊!”瘦子在咆哮,双手上的石套直接均匀地突出着尖刺,一颗颗直接向外。

为什么郎牙校棒这么让人望而畏?即使你知道,他不会攻击同,但是你看风子说会有一种莫名的威胁感。

可是力金在笑着看他,一动不动,气定神闲。

“有了,晚上就吃土焖鸡。嗯。”他在心地盘算着,打算吃他一顿好的,今年毕竟是过节了。

这时,瘦子獠牙石套已然捶到。

力金看着,连躲闪的念头都没有,身体没有一丝支动摇,眉头没有一丝皱起。

“你的确不差,但是和我比起来,你还是太差。”

力金笑道,又拿头一顶,呯?,狼牙石套直接粉碎。

“我就说吧。”力金笑着,又向着一弯腰,“火箭头槌!”

说着,就直接向前冲去,瘦子的狼牙石套被?攻破。

本来就一惊,眼里都是绝望?,但是力金却是咧着嘴冲他一笑。

他很想逃,可是逃不掉!

轰~头风散眼镜男的眼镜,撞胸声似战鼓轰隆,

瘦子却是直接背部向后凸出一拳头大小的包。

啪得一声,瘦子直接陨石坠落一般?地飞了出去。

风声刺?耳。

瘦子哇了吐了一口,落在地上后,想要再站起却是直接一趴,死了。

眼镜男看着地上拦腰折断的瘦子,他的眼睛没闭,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此时,他也没有刚才的嚣气焰,向后退了一步,嘴时的话又在哆嗦。

“力金……你也就那脑袋厉害,有种的你别用头!”

力金却也是直起脑袋,昂首挺胸,说出一句中气十足的话:“好!”

这时,眼镜男却也在心进而打鼓动,他相旧前又愣住了,看着一边死在地上的两人。

觉得还是不能轻举妄动。

“他扔掉了小刀,”提直怀口所胸前:“火属性绝招的名称!”

说着,口中喷出了一股夹着热浪的火焰朝力金直直而去。

“没有了接触,你奈何不了我了!是我赢了!”他笑着,声音却是有一些发虚。

可是力金却是一笑,同样是提起一口气在胸前:“土焖鸡~”

喊着就一股带着金色周天气息的声波向眼镜男的火对去。

这火属性是克金属性的,如果同样的火属性,那么根据所谓属性相克的原理,金属性至少是要2?倍以上的强度才能打平。

可是力金这随意的一口,眼镜男的火焰直接被力金给挡了回去。烈?火直接回去,轰地一声,眼镜男目光颤动,充满了绝望。

他想逃,可是刚一转身,灼灼火焰烧到,他直接定在烈火原地。

火息,他眼睁?睁地看自己倒地,力金却仍是得意洋洋地冲自己笑着,眼里都是甩掉累赘的轻松。

三人倒地,力金的笑也收住?了,皱了一皱眉,?看了看自己。

腿还是动不了。

而另一边,齐风他们看着眼前的战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很久才是有一些平复。

“还好!幸亏?我们是在这里停住了,这要是下去,就死在那里没人埋了。啰嗦。”

石进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怎么说,拍着自己的胸脯有些庆幸。

齐风却是看了众人一眼,态度依旧,仍是要向前走,去与那力金决一死战。

“还是要去吗?”小豪赶忙上前拦下齐风,语气里都是关心。

“没事的,我很冷静。”齐风冲小豪一点头,“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小豪还继续阻拦,但又碰见齐风坚定的目光,他直接停下了动作。

眼看着齐负从他身边路过。

“喂,小容,快把我拉上去啊?”力金在原地扭头拜托着小容。

“啊?好麻烦。”小容要下去给力金去松下毒,"为什么是我,人家还是?一个女孩子。"

“我知道,小容?你最善良的了。心地?是最好?的。”力金还在拜托,仿佛刚才?的杀人那么理所当然。

“好吧。力金哥哥,好了之后,要给小容按摩哦。两天的按摩遗臭万年。”小容提?出要未详?。

“是拉,男人说到做到。”力金向他一点头。很是直接地答应。

“那好吧。”小容说着就身。

“复仇剑刃,剑光式,起!”这时,一道冲天的金色光芒闪过天际,照亮了绝望山谷的一切。

一股猛烈的剑气袭来,这剑气强而有力,和刚才的三人完有质的区别。

力金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是谁?”

他眼中闪着兴奋,脸上透着期待

回头一瞧,一柄金色剑气,挟着巨硕剑锋,照自己就劈来。

“好久没有人让我能这么激动?了。!”力金笑着,同时也激起了周天?气息。

黄金一般浓烈的周天气息在身上缠绕。

手上脖上的青筋暴出,肌肉在周身上一块块凸现。

双手交叉在头顶就要硬生生地直接接住了他的这一击。

呯!

流金剑刃撞上金色的手,轰的一声,风在四周急猛烈向四周扩散。

一圈风浪直接让小容他们都向后滚了一仰头。

而远在千里开外的小豪他们也是感到一阵风浪袭来?,石粒乱滚。

过了好一会儿,风息,剑光式止。

齐风从金光中显现,一脸威逼却看着力金。

力金却在兴奋,他看着齐风眼中没有害怕,没有恐慌,没有回避。有的只是期待,有的只是兴奋,有的只是忍耐很久后的爆发。

“哦?力金哥好像?很兴奋。”小容右手遮眼,向他们瞧着。

“力金真是无解,这个时候不好。”齐杉在挑剔。

“太幼稚。”叶空脖子一扭,向外看去。

“力金哥,需要帮忙吗?”小容拿手在嘴边扩着音,好让他们听见。

力金却是直接的向他回应:“不了,你们先走吧。看来是有一会儿了。”

“难得力金哥说是有一会儿了,多久没有听到他说这一句了。”小容说着。

“力金都说了,那我们就走。”齐杉站直敢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

“啊?又要走啊,不管力金哥了么?”

“废话多”

“哼,叶空哥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追求速度啊?”

三人站起向石壁外走去,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你不让他们帮忙真的可以?吗?”齐风直接问力金。

力金却是一扬大拇指冲着自己:"放心,你可以放开使出力,敞开了干,留手让我不尽兴可是很可怕?的哦。"

他眼里都是期待。他在笑,笑里的自信绝对不是虚张声势。

齐风一愣,也是无解,他只是向后一退。

风在绝望山谷中回响,二人互相对峙着,蓄势待发。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