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中,漂浮着一丝浅浅的女人麋香。

费凡瑾很美,是妖艳魅惑的那种。

她轻轻凑到了陈纵横身旁,用几乎迷离魅惑的声音说道,“只要你帮我,我…就是你的~”

与此同时,她那双肉丝袜美腿,正悄悄盘在了陈纵横的身上。

光滑的丝袜…蹭在陈纵横的身上,淡淡的女人体香,让空气变得更加迷离升温。

费凡瑾美眸迷离,口吐如兰,那娇艳欲滴的红唇…轻轻咬在了陈纵横的耳朵上。将女人的魅惑展现到极致,她是个致命妖精。

就在这一刹,陈纵横突然,缓缓抬起头。

他单手,狠狠掐住了费凡瑾的脖颈。

刹那间,空气中的所有糜情,尽皆消退散去。

费凡瑾整个娇躯都被他悬空提了起来,肉丝长腿悬空轻蹬着。

她的俏脸一片煞白,就连气都透不过来了。

陈纵横目光漠然,另一只手朝着她的衣衫伸过去。

超清纯可爱美女生活照 嘟小嘴卖萌可爱迷人

可他并没有行不轨之事,而是从这个女人的白衬衫领口中,摘下了一枚银色的纽扣。

“咔嚓。”纽扣被捏碎,里面细微的电子器件炸裂。

这是,微型监控仪!

“手段,很低级。”陈纵横目光漠然,带着不屑,一把将费凡瑾松开。

他低头,拾起那本道德经,继续翻阅。

费凡瑾整个人娇躯轻颤,大口喘气。刚才那一刹,她仿佛看到了死亡。

她早就听闻,秋伊人身边有一个得力保镖。

原本,她想色诱这个保镖陈纵横,然后用私密摄像头记录下整个过程,在这个男人被勾引的瞬间,派人冲进来,最后告他奸强。

可结果,却料的如此下场?

计谋不成,反被蚀米。

“陈纵横,我记住你了。”费凡瑾俏脸冰冷,态度失措愤怒的扣上自己的衬衫。如果目光可以杀人,那她此时的目光,足以斩杀陈纵横数十次。

“滚。”

陈纵横没有抬头,只冰冷漠然的回了一个字。

仅一个字,冰冷如寒。

仅一个字,杀机纵横。

这一刹,费凡瑾的娇躯竟是一颤。

她,被这个男人的一个字,震慑的灵魂颤抖。

费凡瑾纵横商场,所有男人见到她都臣服跪拜。可她,她何曾受到过如此待遇?

在这个该死的保镖男人面前,竟然碰了一鼻子灰。色诱不成,还被识破阴谋。还被如此羞辱?

这,简直是对她前所未有的羞辱。

“你,给我等着。”

她贝齿紧咬着红唇,愤怒甩下一句话,怒冲冲离开了办公室。

……

九十九层,总裁办公室。

秋伊人长发披肩,一身制服,站在落地窗前。

她的眸中,闪过一丝复杂。

如今,集体内忧、外患。

内部股东会动乱,而外部…黄家、郭家…以及一大群隐藏在暗处的势力虎视眈眈。

内外夹击,她要如何应对?

她手中的那个‘项目’,让她秋伊人成为了所有人的目标。

秋伊人的眸中,闪过一丝疲软。

自从那个‘项目’的问世,一切,都变得失控了。

她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乘坐电梯,按下了公司77层的按钮。

77楼,是公司的设备管理间。所以,是不对外开放的。所有电梯,都不能在77楼停靠。

因为整个77楼,便是秋伊人的秘密研究基地!

电梯停靠在77层。

秋伊人跨出了电梯,经过一道道透明防弹玻璃的密码门,她径直走进了研究基地内部。

整个77层,完采用了最严密的一级戒备。

防弹玻璃,红外线扫描,瞳孔视网膜扫描……

如此严防的警戒…让人震惊。

这个楼层里,究竟隐藏着什么重要的项目秘密?

秋伊人来到一处杀菌玻璃房前,换上了一间无菌白大褂,然后,挽起长发,带上透明防护罩头盔。

这才穿过一层层的隔离带,进入了内部研究区……

……

在77层研究室,呆了一整个下午。直至黄昏已落,秋伊人这才从研究室内走了出来。

走出隔离间,换下白色褂袍。

取下玻璃防护罩。

清洗双手。

然后解开了扎着的长发。

此时的她,又恢复成了气质如琢的千金总裁模样。

“继续保持项目的稳定性,研究推进不要太快,稳定进行。”

秋伊人对秘密基地的研究人员叮嘱完这一切,这才转身离开了研究基地。

……

傍晚的夕阳,染红了整片天际的尽头。

下班时分。

秋氏大厦门口,五辆奔驰车队安静的停候在此。

十几名保镖们面色肃穆的站成两排,守护着四周安。

很快,大厦内传来一阵高跟鞋的声音。

秋伊人气质如琢,和陈纵横并肩,两人款款走出了大厦。

“嗡…!”就在此时!突然远方街道中传来一阵暴躁的引擎轰鸣声!

一辆挂着沪a06666牌照的黄色法拉利跑车,轰鸣飞驰而来!

唰~!现场所有保镖瞬间警戒!围成一道人海墙!

“何人?!停车!”

嗡!黄色法拉利488跑车轰鸣着,一个急刹车,横行甩尾…停在了众人面前!

当见到这辆跑车的牌照时,秋伊人的美眸倏然一凝!

沪a06666!这个牌照?!

整个沪海市,唯此一家。

这辆法拉利跑车的颜色,即代表了他的家族!

沪海,黄家!

黄家,终于来了。

秋伊人的心脏,在这一刻,猛地一跳。

俏脸变得无比凝重。

危机,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

黄色法拉利跑车的车门打开,一个性感魅惑的年轻女子,款款跨出了跑车。

女子穿着一身工作制服,娇躯挺翘风韵,宛若一个魅人狐狸精。

她就这么踩着高跟鞋,款款朝着秋伊人方向走来。

“站住!报上身份!”保镖们面色肃穆,将女子拦住,喝问道!

女子美眸轻轻撇了这群保镖一眼,眸中闪过一丝冰冷不屑。

“我乃泓晖公子的秘书,奉泓晖公子之命,前来送一封请帖。你们区区几个蝼蚁保镖,还不让开?”她的声音冷漠,带着一丝傲然。

听到女人的这话,秋伊人美眸一凝?

泓晖?黄家二公子…黄泓晖?

这女人,是黄泓晖的秘书?

这黄泓晖的秘书,来这里…做什么?

“让她过来吧。”秋伊人声音平静,对保镖们吩咐道。

身前的那群保镖们,这才小心翼翼地让开了一条路。

那名女子秘书美眸冷傲,款款来到了秋伊人面前。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