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墙上面,一员大将带着卫兵巡视而过。

两面的士兵纷纷起身,冲着他行礼致敬。

这将军压压手,示意他们继续休息。

他来到了一个城楼上面的大殿里面,这里有不少身穿将领服装的人正在沙盘上推演兵情。

龙飞给这个世界带来了科技,但是因为生产关系的原因,基础理论并没有提升多少,导致科技水平并没有质的飞跃。

只是出现了一些特定的科技,走在了最前面。

比方说是电力,军工部门的出现,带动一系列工厂的出现。

仅仅是能比之前多造些枪炮,多炼一些钢铁,多造一些机械而已。

至于电子科技的发展,连隔壁的地球都不如。

这沙盘,还是老实的土堆结构。

上面插满了一道道小白旗和黑棋,白旗代表大夏国,黑棋代表魔族。

这将领进来后,一人手持羽扇,马上问道,“王将军,碧玉岛有消息了吗?”

日系小清新美少女闪闪电眼皮肤水嫩私房写真图片

来人脱了军帽,一脸失落的摇头道,“没有。”

他正是后路军将领王巽,现在军中统帅最新式的机械化军中。

整个南都城机甲部队,火控系统,铁甲战车,火炮部队,部归他统帅。

他刚才出去转了一圈,顺便到情报部门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有关碧玉岛的消息。

手持羽扇的人,正是军师方谦。

现在是作战参谋,与以前一样,遇到大敌,还是稍显的有点不沉稳。

前路军将领姬孝廉,老将军雷世成,水军将领雷柏元,负责民政,当初也是大夏国总理大臣的郭存义,负责后勤供给的柳江南也在这里,眼下由他来负责城的粮食调配。

魔军围城,其他地方部沦陷。

江南春上下十几亿的人口,每天光是吃饭的问题就让郭存义和柳江南有些头大。

好在他们事先备了一些,但是坚持到现在,已经没有剩下多少。

姬孝廉沉默了半天,突然开口道,“碧玉岛联系不上,我们便失去了一个强援。魔兵明天进攻,只能硬碰硬的来了。”

王巽道,“硬碰硬也没有问题,只是担心魔尊降临。咱们城里的防御系统,最高只能对付魔王,对付魔尊不起任何作用。”

柳江南道,“魔尊出世是已经确定的事情,南岭群妖覆灭,部被魔族奴役,据说就是魔尊出面办成的。”

老将军雷世成掐灭了手里的烟头道,“那我们这次岂不是凶多吉少?”

姬孝廉坐了下来,一脸疲倦道,“天意如此,我等坚持到现在已是不易。南都城要是破了,咱们人族以后要尽归魔族统治了。”

“看来当初炎帝宫是早就看到了这个结果,所以才千方百计的掠夺积攒资源,在昆仑山打造最后的人族反抗基地。要是早知道这个结果,我们也不用辛苦这么多年,直接找个地方龟缩起来岂不是更好?”

有一人颓丧的突然开口。

他正是姬婉蓉的爹,当年的太子,姬明礼。

他的话,引发了殿中很多人的共鸣,让大家都不由得叹息了下。

王巽看着他道,“老皇爷,咱们目前遭遇了一点挫折,但至少努力过了。我们即便最后一败涂地,那也至少为人族争取了一点气运,争取了一点反抗的火焰。只有这丝火焰尚存,即便明天南都城败了,我们人族还能再坚持下去,总有一天会获得胜利。”

场上的气氛先是凝固了下,之后马上恢复了一点生气道,“不错,反抗火焰不惜,人族不灭!”

“对,我们是不会失败了,胜利终将属于我们。”

“……”

一个个将领站了起来,满脸通红的攥住了拳头。

姬明礼看着他们,摇摇头叹了口气,背着手迈着佝偻的步子离开。

王巽与姬孝廉等人的目光看在一起,一个个拔出腰上的长剑,一声轻喝,“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第二天,天色未亮,城外的擂鼓声便咚咚咚的敲响起来。

城墙上正在熟睡的士兵,一个个打了个哆嗦连忙站起了身子。

军鼓声震震,顿时在城墙的各处敲响。

一个个士兵,抱着手里的激光枪,纷纷站起拍好队形,目光紧盯在了城外。

在清晨的雾气中,城墙四周犹如被黑色潮水包裹一样,一会便淹没到了上万米开外的地方。

一个个黑色人影,巨型的妖兽,一片片出现在了大家的眼前。

它们身上的杀伐之气,让这雾气都被部驱散。

擂鼓不断,大军集结不止。

将这南都城四周围的是水泄不通,密密麻麻,连一只苍鹰都飞不出去。

这么庞大数量的魔兵大军,足有上千万左右。

城墙上的士兵看着这场面,心脏不由得都统统跳了起来。

一个刚入伍不久的士兵,小声对身边的同伴低语,“猴子,要是我死了,你就把我攒的私房钱拿上,回家交给我的婆娘。她一个人拉扯孩子不易,这点钱能让她们娘俩过得好一点。”

猴子有点瘦弱,但是脸色刚毅,冲着他正色道,“张方,拿出咱们兵家子弟的战血出来。不要想太多,南都城一旦城破,城里的百姓谁也活不了。今天不是魔族死,就是咱们死,没有后路了。”

兵家八门,子弟大都从军。

张方和猴子都是兵家子弟,之前一直都在南都书院读书。

他们本来学的都是文职,入伍后都上了一线。

张方有点脆弱的都抽泣起来,“我儿子才刚满月,他连我的样子都没有见过呢!你说说,他怎么这么倒霉,出生在这个时候。”

猴子的脸上动色了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想开点,只要我们人族不服输,总有赢的一天。到时候后辈提起咱们,肯定会给咱们竖起一个大拇指。若是你儿子侥幸活下来,他和他的子孙肯定会为你骄傲的。”

“你说的对,生命如流星。咱们能在这个时候发出一丝光亮,此生已经无憾了。”

张方抹了下眼泪,手里的刚枪一时握的紧了些。

负责后勤的士兵,把一箱箱弹药给大家搬运了上来。

有将领提剑在后面传话大喝,“小崽子们,都给老子打起精神来。魔兵数量虽多,但是都是些不中用的二代杂血。待会打起来,你们不要给老子节省弹药,把你们身后的弹药部给老子打光了。今日一战,事关生死存亡。不是咱们死,就是魔族亡。谁要是敢给老子后退一步,别管老子翻脸不认人,都听清楚了吗?”

“清楚了!”

“清楚了!”

“清楚了!”

“……”

城墙上,吼声如雷。

战血沸腾,冲上云天。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