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璃一行人来到宿舍时,看到了院子里的风殇等人。

火老和月璃把月影送到月璃她们的宿舍里,安置好后,火老离开。

离开之前,火老说了一句:

“下午开始训练,具体事宜金老下午会说,午时七刻集合。”

“玲儿,你怎么来这儿了?”

“玲儿想和风哥哥一起训练,但这五年要学好多东西,现在才有机会来这里。”

王玲说完,风殇有些感动,其他三个有些嫉妒。

雷暴和周通瞪了白玉一眼,你有未婚妻,你嫉妒什么!

白玉缩了缩脑袋。

武阔海四人则对这个丹宗的名人有那么一点兴趣。

月璃将月影安置好后,走出宿舍。

此时,除了风殇、王玲、雷暴三人,都直勾勾地看向月璃。

白色过膝袜白嫩金发迷人妹妹唯美写真

这就是那个“魔女”吗?看起来没一点魔女应有的样子啊。

“怎么,没见过美女啊?”

月璃见几人都看着自己,觉得有点好笑。不就是那点是非,有必要这么看着我吗?

几人则有点想吐槽,要不是你做的那些事儿,我们才不在意呢。

然后他们看向了雷暴,原因自然是雷家和月璃的争端。

他们一致以为雷暴会有些怒气,毕竟雷家受了那么大的侮辱,但……雷暴的脸上显露的是疑惑,不是怒气。

喜怒形于色的雷暴竟然没发怒?以雷家和月璃的关系这不正常吧?难道是有什么隐情?

“嗨,风殇,又见面了。”

“当时就猜你可能要来,只不过没想到这么快。”

“就这我还花了好些功夫呢。”

就在几人考虑时,月璃和风殇的谈话打断了他们的思绪。

然后他们看见那两人就像普通朋友一样谈天说地。

这俩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的?看上去好像挺熟?

这小师弟胆子够大啊!敢跟这“魔女”走这么近!

“风殇,问你一件事啊……空灵体是什么?”

月璃很在意这个问题。

根据金老所说,空灵体差不多就定下了月影的修练方向。那么这“空灵体”对月影的影响肯定很大,月璃十分担心这“空灵体”对月影造成什么不良影响。

“这个……我不清楚啊。”

月璃听了,也没多大反应,大概是猜到了风殇也不知道。

“问你们个问题……你们有谁知道空灵体是什么吗?”

在场几人摇摇头,只有周通陷入了回想。

月璃见几人都摇头,然后都看向了周通,便轻声问了风殇一句:

“这是什么情况?”

“那是周通,我们都叫他万事通,看这样子,估计知道。”

果然,不一会儿,周通说话了。

“如果没记错的话,空灵体,是一种很麻烦的特殊体质。”

“很麻烦?!”

月璃有些激动,那小妹她……

其他人也被这“很麻烦”吸引了。

“别激动,别激动,对本人来说只是一点小麻烦,只是会给周围人带来很多问题……”

周通见月璃有些激动,连忙安抚。

月璃松了一口气。

影儿没事就好。

“详细说说呗。”

“嗯……这么说吧,想象一下你体内有两个灵魂,两个灵魂的性格还完相反。比如一个只想战斗,一个完没斗志……”

“一体双魂?这不是很糟糕吗?先不说争夺主魂的问题,就算不争也得带来很多问题啊。”

“一般的一体双魂的确是这样,但空灵体的‘一体双魂’的‘双魂’只是形象的说法,本质上还是一个灵魂,只不过会表现出两种性格而已。”

“那影响应该不算大吧?”

“单轮性格,的确影响不大。只是因为空灵体所具有的两种性格过于极端,且表现时只表现一种,自己和身边人可能很不适应。

比如一个极度噬血,一个极度善良,那么噬血的那一个杀生后,因为记忆互通,善良的那一个可能无法接受。而且两种性格对周围人的态度也会极度地不同。”

“这也不算什么大问题吧?”

“的确,对我们修真之人来说,这问题顶多算个心魔,还是有办法解决的。”

“但就算有这问题也只能说有些麻烦,你那很麻烦又怎么”

“这就要谈到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性格了……”

“别卖关子了,快说!”

“大家都知道,我们这个世界的创世传说吧?”

“这不是废话吗?”

“天地由阴阳二气化分而成。空灵体也差不多是这个道理,两种性格就是一极阳,一极阴,所以会有很大差别。而这个也给拥有者带来了认知上的两极化。”

“具体是个什么情况?”

“拥有者一旦认定什么是对的,那么这就是完正确,没一点儿是错误的……”

“反之,一旦认定是错的,那么就是完错误,无可取之处了?”

“对,这就是麻烦所在。一个人的是非观念最终的决定权在自己,空灵体的拥有者也是如此。而这种特殊体质,使结果变成了一旦认定只能自己扭转,外力是无用功。”

“周围人好好引导就行了吧?”

“关键是拥有者不一定认同啊!”

“也就是说,拥有空灵体的人,只有自己知道自己错了才会改,而且会改到另一个极端?”

“大概就是这样。”

“真的好麻烦……”

几人发表着各自的意见。

“这种症状没法减轻吗?”

月璃问周通。

“有,但主要是靠修为的增长。一般来说,练气期会初步显露,化灵期则会变得很明显,聚灵期则是最激烈的。之后两种性格会慢慢融合,症状也会渐渐减轻。到了神境则就会完消失。”

“这么久啊……”

月璃有些担心,这么久的时间,变数太多了啊!

“时间倒是挺久的,但空灵体还有一个特殊之处……就是一旦有一个性格认定修练很重要,两个性格就都会力投入修练。所以,时间上还是会缩短一点的。”

周通做了补充说明。

“时间还是太长了啊……”

“没办法,空灵体就这样……话说,你怎么会提起这个,不会是你是空灵体吧?”

“不是我……”

除了风殇和王玲,其他七人都松了一口气,若是这一堆人里有这个体质,该有多少麻烦啊!

“是我妹妹……”

“不会是里面睡着的那个吧?”

“就是她。”

听了这话,七人心里五味杂陈。

问道峰训练本来就够苦的了,为什么还有这罪要受!

自己的一个不适举动可能直接毁了一个人,道宗向来的自由传统得人为断掉了啊!

这姐妹两个为什么就不能像她们大姐一样,别一直给人添乱子吗?

虽然几人一点也不想接受这个结果,但他们没法拒绝。

此后,就是迎接新人的流程了。倒也没什么,就是介绍介绍道宗和问道峰。

众人一致决定这任务交给了风殇。

原因很简单,这是个熟人。

此外,他们虽然不像外界那么怕月璃,但内心还是有那么一点害怕的。

毕竟,“魔女”这称号并不是空穴来风。

于是,风殇打算带着二人转一转道宗。

但是,月璃拒绝了,她要照顾月影。

王玲见月璃拒绝了,也拒绝了。新弟子中只自己一个人去,这本就有点说不过去,而且她自己也没法接受。

此外,宿舍还得稍微布置一下,也需要些时间。

还有小紫……刚才在路上不知道跑哪去了,现在还没回来。

于是,王玲去布置宿舍了。

至于剩下的几人,一律来到了武阔海四人的房间里,关紧房门。

武阔海问雷暴:

“雷师弟,你们雷家和月璃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对啊,雷老大,你们到底什么情况?”

周通跟着起哄。

其他人也一副想知道答案的样子。

雷暴见这几人的样子,知道躲不过了。而且若不说,可能会被他们脑补出一些他自己无法接受的东西。

“这个嘛……其实事情很简单,就是我哥喝了点酒,然后在月家大小姐面前胡说,然后月璃报复。”

“雷家大公子酒后调戏月家大小姐?”

“对,就是这个。说出去对两家名声都不好,所以实情就一直压着,只是说我们雷家错了。”

“那月璃拆了你们雷家的大门,你们雷家就没一点表示?”

“这个嘛,你们要知道,雷家是个传承了很多年的家族,宅邸也很长时间了……然后时间长了,总要出点问题嘛……”

包括风殇的七人对这个产生了兴趣,难道有什么隐情吗?

“其实就是雷家大门用的时间太长了,问题已经很多了,只是没暴露出来。然后月璃当天叫门时带着气,用的劲大了点,之后门就倒了。看门的家丁说他当时就听到两声很响的叩门声,然后大门就塌了。”

“所以,只是因为年久失修?”

“对。毕竟都在修练,对这些就没那么重视。”

“不是你编的吧?”

“你们想想如果门一点问题都没有,要硬拆下来可是很麻烦的。

而且虽然不重视,但毕竟是门面,雷家也不能放着让一个小姑娘拆啊。

不说别的,你们觉得雷家还阻止不了一个小姑娘拆大门?只是因为门到得太快,还没人反应过来啊。

而且还因为这样,我们还又翻新了一遍,以确保这类事不再发生。”

“那你大哥躺了三天是不是也有隐情?”

“这个嘛……我大哥喝酒是我老爹教唆的,我娘又极不喜欢他俩沾酒……然后我娘教训了我哥一顿,顺便教训了我老爹一顿。”

“所以,你哥躺了三天其实是你娘打的?跟月璃一点关系也没有?”

“嗯。”

“我觉得不至于吧,男人喝点酒很正常啊,况且你不也和吗?”

“我娘没说禁止我们喝酒,也不讨厌我们喝酒。”

“那你之前说的……”

“这个嘛……他俩酒品很不好,而且喝一点就上头……”

至此,月璃和雷家的恩怨情仇终于被揭晓。然而,按照世间流传的版本,和月璃有关的事只有拆门这一条,还是加了水分的。

中午,月影醒了,大家一起去了专属食堂吃饭。

饭毕,众人离开,只有王玲趁着大家不注意溜进隔壁厨房。

出来时,她怀中多了一个紫色的狐狸球。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