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苏老爷子正色的模样,秦城便连忙坐了下来。

“我打算搬到省城去了。”苏老爷子缓缓开口。

而听到这句话后,秦城脸色顿时变得特别难看,下意识的望向了苏婉。

苏老爷子偷偷瞄了一眼,随即轻笑道:“放心,苏婉不跟我一起走。”

“那就好。”秦城吐口而出,说完后又赶紧改口道:“啊不是,那个…您为什么要走啊?”

苏老爷子白了秦城一眼,随即笑道:“我这年纪,活不了太大年纪了,省城有几个老朋友,也该去见见了。”

“是是是,苏老爷子说的没错。”狄瑞杰在一旁不停地点头道。

“爷爷,一定要去吗?”苏婉眉头紧紧地皱着,心里很不放心。

苏老爷子都这么大年纪了,没人在身边照顾着怎么行?

“放心吧。”苏老爷子摆了摆手,“我自有打算。”

“等我走后,这房子就卖了吧,婉儿搬到龙海山去住,那里空气好。”苏老爷子继续道。

秦城一愣,随即狂喜。

头发半扎美少女白色连衣裙抿嘴闭眼俏皮搞怪图片

这样一来,自己岂不是能和苏婉同居了?

看到秦城那副欣喜的模样,狄瑞杰恨得牙痒痒,但眼下有求于人,也不敢发作。

“爷爷,我…”

“好了,就这么定了。”苏婉还想说些什么,被苏老爷子挥手打断。

秦城思索片刻,他抬起手指,将一抹印记留在了苏老爷子的眉心当中。

这样一来,若是有什么紧急事件,秦城也能感受得到。

之后,苏老爷子没有再提这话题,坐在一旁和狄瑞杰聊得正欢。

“对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小狄的朋友。”这时,苏老爷子指向了那位白衣青年。

白衣青年抬起手,笑道:“你好。”

秦城也没有多想,伸手和他握在了一起。

然而双手刚刚触碰,秦城便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奔袭而来。

“跟我玩这套?”秦城眼睛一眯,灵气顿时翻涌,恐怖的力道瞬间涌来,那白衣青年的脸色立马变得有些难看。

“这位兄弟是个练家子啊。”秦城一边加大力道,一边眯着眼睛说道。

白衣青年用力挣扎,却发现挣脱不开。

若是在这么下去,这只手恐怕要被捏碎!

“哼。”就在他慌乱不已之时,秦城轻哼了一声,松开了手。

白衣青年的手近乎麻木,但他为了面子,依然强忍着力量。

“呵呵,以后天下是你们年轻人的,要多多交流才是。”苏老爷子在一旁说道。

秦城答应道:“是,苏老先生。”

在这里待了一会儿,秦城便回龙海山了。

这次苏婉没有跟着,因为她想多陪陪苏老爷子。

狄瑞杰从苏家别墅出来后,便急切的看向了那位白衣青年,问道:“怎么样?”

白衣青年微微皱眉道:“这小子的手劲儿很大,刚刚没占到便宜。

狄瑞杰眉头一皱,说道:“这样说来,你也不是他的对手?”

白衣青年却摇了摇头,说道:“狄先生,你说过这小子的手段,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一名术士。”

“术士?”狄瑞杰脸上闪过了一抹茫然。

白衣青年继续道:“江湖上流传着一句话,叫武者不惹术士,因为术士诡计多端,行踪不定,一旦中了他的术法,便无计可施。”

狄瑞杰脸色微微一变,在心里暗骂道:“你他妈不早说,早说老子直接请术士了!”

白衣青年话锋一转,继续道:“但一旦被我近身,他便只有一死。我是一名真正的武者,远远不是他所能相提并论的。”

“那就好。”狄瑞杰松了口气,“等苏老爷子离开滨城,马上动手。”

“放心便是。”白衣青年笑的一脸自信。

苏家别墅。

“爷爷,你为什么忽然要去省城啊,去就去呗,为什么还要把房子卖了?”苏婉越想越不理解,这别墅对苏家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苏老爷子也不缺那点钱啊?

苏老爷子意味深长的说道:“因为狄瑞杰想让我去。”

“他想让你去?”苏婉有些茫然。

苏老爷子轻哼道:“狄瑞杰看似放过了秦城,但实际上是在玩釜底抽薪的把戏,我走了,在滨城的威慑力也自然会随之消失,到那时候,秦城的背景也就不在了。”

苏婉大惊,“爷爷,你都看出来了?”

“他的那点手段,在我眼里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而已。”苏老爷子轻哼,语气中充满了高傲。

“那你为什么还要…”苏婉刚要发问,忽然想出了什么,吃惊道:“将计就计?”

“不错。”苏老爷子微微点头,“我只要在滨城一天,秦城就永远不会有危险,所以,我必须离开。”

苏婉沉默不语。

看来自己的爷爷,是真把秦城当成接班人来培养了。

龙海山别墅,秦城拿着这一株灵芝欣喜不已。

“有了这一株灵芝,我至少能到炼气五层。”秦城在心里暗想道。

五层算是一个小分割线,不说云泥之别,但也有着很大的差距。

“秦先生,金虎来了。”正在这个时候,刀疤脸说道。

秦城点了点头,“让他进来吧,我刚好有事让他去办。”

不一会儿,金虎提着大包小包的走了进来。

他讪笑道:“秦先生,听说您回来了,我放下了手头所有的事儿,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不必说这些客套话,说正事吧。”秦城摆了摆手。

金虎显得有些尴尬,他摸了摸鼻子道:“我想问问您…上次的药还有吗?”

“哦?”秦城眉头一挑,“跟我想到一块去了。”

“什么?”金虎一愣。

秦城喝了一口茶水,说道:“我打算把这药拿出来公开兜售,到时候由你来代理。”

商业上的事儿秦城不懂,但对金虎来说却极为拿手。

金虎闻言,顿时大喜道:“我也正有此意!有了这药丸,以后还干什么工程!费力不讨好!”

秦城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随后道:“我这个人不喜欢麻烦,但我喜欢钱,所以每隔一个月你来取一次药,但药的来源,不要告诉任何人。”

“每一颗我收一百万,至于你卖多少钱,你自己说了算。”秦城缓缓说道。

金虎连忙点头道:“好,太好了!我马上就去办!”

说到这里,金虎眼珠子转了转,讪笑道:“要不秦先生您把药方给我,我找一家工厂自己做,到时候您白白收钱,岂不是更好?”

听到这句话,秦城的眸子里闪过了一抹冷冽。

下一秒,秦城便来到了金虎的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拎到了半空之中。

金虎脸涨得通红,心中更是惊恐不已。

“金虎,你是不是看我年纪小,所以把我当成傻子了?”秦城眯着眼睛说道,“我告诉你,我给你你才能要,你要是敢动其他歪心思,我保证会拧断你的脖子!”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