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顾萌萌睁大双眼。

陆子焱有些不耐烦了。

他说道:“二哥今天把小四臭骂了一顿,原因是因为他拉着喝酒?”

顾萌萌沉默着。

陆子焱从裤兜里掏出了一盒烟,正要点烟的时候,他忽然又想到这里还有一个病人。

于是,他又把烟放了回去。

他缓缓说道:“我来找也不是为了别的,小四今天让喝酒是不对,但他也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希望能帮他在二哥面前多说几句好话。正所谓不知者无罪,他要是早知道对酒精过敏,当时也一定不会劝喝酒的。”

顾萌萌点头。

她的声音有些低:“我知道。”

陆子焱挑起眉梢。

他打量着床上的女孩儿,话中有话的问道:“不生气?”

日系清纯邻家美少女葵花地里唯美图片

顾萌萌摇脑袋,答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对酒精过敏,嗯,说得对,不知者无罪,所以也放心好了,我会去跟陆司宸说的。”

陆子焱点头:“能这样想最好。”

顾萌萌稍微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有忍得住的问道:“陆小四受罚了吗?”

陆子焱眯着眼,缓缓答道:“二哥把他关了起来!”

“啊!”

顾萌萌低呼。

陆子焱继续解释道:“就是关禁闭,别想歪。”

“噢……”

顾萌萌点头。

她想了想,接着说道:“要关多久啊?”

陆子焱投来一眼,语气极淡:“这就要看的态度。”

顾萌萌微惊:“我的态度?”

陆子焱审视着她。

半晌,他忽的一笑,说道:“小四对的印象还不错,我希望不要让他失望。”

顾萌萌咬了咬唇。

她慢吞吞的说道:“我会说到做到的。”顿了顿,她又补充一句:“我愿意去求情,那也能回答我几个问题吗?”

陆子焱挑眉。

他饶有兴趣的看着女孩儿,颔首道:“说吧,要问什么?”

顾萌萌直起身子,两眼巴巴的看着他,开口说道:“陆司宸和爷爷去哪里了啊?还有啊,爷爷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为什么要这么说?”

陆子焱不答反问。

顾萌萌看着他,回答道:“因为我今天过来就是为了来见爷爷的啊,结果又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我是不是很让大家失望啊?”

陆子焱没有急着回答。

他说道:“其实,就算今天没有酒精过敏,可能也见不到老爷子!”

“为什么?”

顾萌萌瞪大双眼。

陆子焱说道:“因为们过来的时候,老爷子已经在去机场的路上。”说到这里一顿,他继续又道:“老爷子的一个故友出了车祸,可能是挨不过今晚了,他要去见最后一面,必然是顾不上的。”

顾萌萌舒了一口气。

“幸好不是因为我……”

她喃喃的说道。

陆子焱皱眉:“说什么?”

顾萌萌回过神。

她连忙摇脑袋:“没,我没说什么呀。”

陆子焱并未深究。

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边说道:“二哥不放心老爷子,他已经坐飞机赶了过去,可能要晚点才能回来,不用等他。”

“噢!”

顾萌萌点头。

陆子焱没再看她,转身就要往外走。

顾萌萌看着他的背影,忽然说了句:“谢谢!”

陆子焱站住脚。

他惊讶的回头望来视线,道:“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两个字?”

顾萌萌的表情很真诚,也很天真。

她说道:“感谢来和我说话啊,如果不是的话,我今晚可能连觉都睡不着。”

陆子焱扯了下唇角。

他意味深长的说了句:“不笨。”

语罢,径直离开。

……

半夜里,顾萌萌正睡得熟,忽然,房门被人推开。

陆司宸走了进来,他身上还穿着黑色风衣,颀长高大的身材,在地面上投下长长的黑色影子。

他面色冷峻,走进来以后也没开灯,步伐沉稳的直接进了浴室里。

过了会儿,浴室里响起水声。

顾萌萌听见声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整个卧室里都黑漆漆的,唯独浴室那里有一点光亮。

她下了床,赤着脚就走了过去。

于是,当陆司宸还在沐浴的时候,某个小丫头已经推开了门。

然后,整个世界都静止了。

顾萌萌瞬间惊醒过来,两眼大瞪的看着正站在浴室里的裸男,小嘴巴张得可以塞进一颗鸡蛋。

陆司宸面无表情。

他掀了唇:“看够了?”

顾萌萌一个哆嗦。

她连忙往后退,一边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直至退到了门外,她都没敢抬起脑袋。

过了会儿,陆司宸裹着浴袍走了出来。

他身材高大挺拔,每当站在娇小的顾萌萌跟前时,犹如一座大山般的不得不让人仰视。

顾萌萌站在床边,唯唯诺诺的低着一颗小脑袋。

她率先开口,磕磕巴巴的:“我、我不知道是、是回来了……”

陆司宸瞥她一眼,没说话。

顾萌萌有些局促不安。

她红着小脸儿站在原地,犹豫了半天,然后又说道:“陆司宸,我什么都没、没有看到……”

这不是睁眼说瞎话么!

她没看见?

当他这么一个大活人是空气?

陆司宸有点想笑。

这小丫头不但傻,而且还喜欢自欺欺人!

思及这里,他开了口,却是故作严厉的道:“我让下床了吗?”

顾萌萌一惊,几乎连想都没想的就立马跳上了床。

她的动作有点过猛,卡通睡裙都掀了起来,虽然只是一瞬间,但还是让男人看见了她的底裤,是粉色的。

陆司宸的眼神儿一暗。

他沉着声,继续问道:“今天按时吃药了吗?”

“吃了!”

顾萌萌缩在被子里,乖乖的答道。

陆司宸走了过来。

顾萌萌见状,还以为他是要教训自己的,不由得闭上双眼。

然而,下一刻,她只觉得床畔塌陷,一股子独属于男性的刚烈气息就传了过来。

她倏地睁开眼。

陆司宸的声音就在耳边,很低沉:“这里不是香榭水岸,我们才新婚,不适合分居,传进老爷子的耳朵里会让他不高兴。”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