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琛啊,妈本就不求门当户对,只求你能真心喜欢。你喜欢男人可让我们怎么接受……”

柳南婉接受不了自家儿子喜欢男人的事,一直在大声嚷嚷着,搞得时彦华都听不下去了,强抱着她回了卧室。

对时辉琛来说,只要老妈消停消停就是好事,谁知道事儿偏偏就往严重化的路上越走越远了。

没多想,时辉琛就睡下了,却是辗转难眠,还不是因为今天那个叫纪安的男人……

纪安……纪安……念着这两个字,脑海里就涌现出纪安的清秀模样,与其说是男人,更多还是像个男孩,偏偏有着一身的桀骜不驯。

说起来二十四岁也算是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来着,只是纪安的成就比较突出罢了。

时辉琛这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就想起来了只见过一面的男人。

心里隐隐有些不舒服,就怕自家老妈这句话成真了,他明明性取向很正常的。

如若不是纪安的出现,他还是不会想起季安淼这个人吧?

时辉琛这么觉得,深深地觉得,季安淼是他这一生都无法从心上拔除的刺。

每一次回想,心都像是被拿着无数的针狠狠地扎了一下,又缓缓拔出来,周而复始的重复这同一个动作,让他的心越来越痛,痛到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季安淼是他的最爱,是他的最为不舍,是他的一生唯一,是他的生命意义……

森女系软萌少女粉嫩纱裙置身花海烂漫写真图片

他想,这一生,大概他都不会再遇见季安淼了……

也许只能独身一人走到生命的尽头了,比起和别人凑合过日子,还要生孩子什么的,他觉得自己还是终身不娶最好。

只是如此就辜负了父母的期望,特别是他们时家四代单传,如今的接宗传代的责任落在他身上,他却想推开。

因为爱,他对不起太多人;也正因为爱,不想对不起自己,更不能去耽误另一个人的一生。

他有显赫的家世,权势,身份,可是这一切对他来说都没有一个季安淼重要,如果没有季安淼,他所拥有的一切他却是能轻易交给别人,只是别人只怕会要这些都不要一个他……

时辉琛深陷在自己的思绪睡过去了,却不知道客厅里他家老爸老妈的对话被人窃听了过去……

更不会想到这一次的对话也让他家往后的日子更加精彩……

更加不会想到这一次的对话让他和纪安之间的羁绊越来越深……

不只是时辉琛自己不会想到,就算是远在御景名府的纪安也一样想不到……

夜深了,所有人都进入了梦乡,整座城沉醉在灯红酒绿里,夜生活还在持续……

只是对于纪安,就算这么晚了还是睡不着,只为了给他心心念念的人说一声早安。说起来他自己也在倒时差,才会睡不着。

御景名府a区别墅区。

纪安刚洗过澡,穿着一身白色浴袍,却是严严实实地把自己的整个上半身包裹起来,只能看到迷人的脖颈,和流水一般的锁骨。

纪安明明没有多大的动作,在这一瞬间真的像是走入迷雾的神仙,朦胧到几乎不存在。

f国时间早晨七点钟一到,纪安马上拿手机打起了国际长途电话。

“宝贝儿,早安,昨晚睡得好吗?”纪安一改清冷的声线,转而用一种温暖又软柔的声音对着手机那头的人说。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