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

西区。

一间酒吧。

“嗨,莫妮卡。”

一个留着络腮胡的青年推门走了进来,对着坐在吧台的红衣女子点头招呼。

“钱德勒,跟你说一件糟心事。”

红衣女子莫妮卡提醒道。

“你见我听过吗?”

钱德勒日常的自嘲。

他从小到大遇到的糟心事不要太多,已经没什么能让他动容的了。

莫妮卡无奈的一笑:“酒吧要停业了,听说要改成一家咖啡馆。”

“只卖咖啡?”

清纯气质短发美女星彤户外短裙知性写真图片

钱德勒皱眉道:“那以后我们到哪玩?总不能天天混在咖啡馆,喝着咖啡聊天吧?那也太逊了。”

“是啊。”

莫妮卡赞同道:“咖啡馆没有酒吧有氛围,而且这间酒吧就在我们楼下,多方便啊。”

“我们现在就去投诉,如果他们以后改成咖啡馆,我们再也不来了。”

钱德勒挥手道。

莫妮卡只是白了他一眼,并不附和,因为她知道钱德勒是个从心之人,根本没有领头闹事的魄力。

果然,钱德勒也只是嘴上吆喝,见莫妮卡不理他,讪讪的一笑。

“你室友找的怎么样了?”

莫妮卡给面子的转移了话题。

“差不多了。”

钱德勒满意的一笑。

“是不是那个意大利帅哥?”

莫妮卡眼前一亮。

“不。”

钱德勒摇头:“是一个摄影老师。”

“噢~”

莫妮卡哀嚎一声:“为什么不选那个意大利帅哥?他多有型啊。”

“摄影老师经常会带模特来。”

钱德勒坏笑道:“而且他姐姐是颜色女星。”

“可是意大利帅哥很帅。”

莫妮卡不甘道。

“可是摄影老师的姐姐是颜色女星。”

钱德勒强调道。

“可是意大利帅哥眼神很勾人,特别是他那独特的腔调‘你好呀~’,OMG!”

莫妮卡闭眼握拳,回忆着她和来看房的意大利帅哥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

“可是摄影老师的姐姐是颜色女星!”

钱德勒依旧是同一句话,他觉得这个理由已经强大到无懈可击。

“……”

莫妮卡无言以对,看到台球桌空了,恶狠狠道:“我先去上个厕所,你准备一下,等着我打你屁股吧!”

“好啊,不过之后我们要打台球。”

钱德勒日常嘲讽。

莫妮卡去上厕所,钱德勒开始摆球。

台球桌不远处,三个外貌不俗、衣着时尚的女人,在那里肆意谈笑着,吸引了钱德勒的注意力。

“我要来祝酒。”

一个女人端酒道:“让我们敬这位女士,一年后的今天,眼前这位女士就会成为牙科博士·巴瑞·法伯医生夫人了。”

被敬酒的女人,故作矜持道:“我想这时候应该再秀一次钻戒了。”

说着将左手一伸,一颗偌大的钻戒赫然戴在她的无名指上。

“啊~!”

三个女人浮夸大笑,一阵仿佛指甲挂黑板的尖叫声顿时响起。

“真棒啊。”

另外一个女人赞叹道:“就好像有了一个一辈子的男朋友一样。”

订婚的女人一听,脸色顿时一僵。

“是的,我知道。”

她才22岁,正是玩心正浓的年纪,之前只想到被一个医生订婚的幸福,却根本没有想到福兮祸所依,她以后可能再也不能像高中大学那样疯玩了。

祝酒的女人听出了订婚女人的纠结,皱眉道:“怎么了?”

“我不知道。”

订婚的女人迟疑道:“也许只是想到一辈子都要跟巴瑞在一起,我不知道,我觉得我想来个最后的放纵,用来告别过去。”

拿着台球杆正在用巧克摩擦杆头的钱德勒,听到这里,摩擦的速度陡然加快,眼巴巴的盯着订婚女人的背影。

“瑞秋,别说了。”

“瑞秋,你太坏了。”

两个同伴都以为订婚的女人瑞秋在开玩笑,哈哈大笑。

“我是说真的。”

订婚女人瑞秋却笑不出来,认真的说道:“我想我真的需要一场纯粹的没有任何意义的不可描述,就跟下一个我第一眼看到的男人……”

话未说完,咚的一声打断了她的话,却是一直偷听她们说话的钱德勒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第一时间将手中的台球扔在了地上。

正当钱德勒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得意的走向瑞秋她们时,一道身影挡在了他的身前,弯身拾起了他的台球。

“WTF?!”

钱德勒双手张开,浮夸的跳了起来。

“哇哦,好帅。”

瑞秋回身一看,就见一个平平无奇的男人手拿一个台球站在她身后,这让她不由愣在了那里,想到自己刚才的话,心跳加快,呼吸都开始急促了,心道:“这难道是上帝的旨意?我是从还是不从呢?”

另外两个单身女人,更是眼睛都看直了。

“哥们,你的球。”

来人正是亚当,对着满脸胶原蛋白的瑞秋笑了笑,然后转身将台球递给目瞪口呆的钱德勒。

“谢谢你,把我的球还给我,不然我就真缺一个了。”

钱德勒瞪着亚当,语带嘲讽的接过了台球。

“不用客气。”

亚当故作不知,自来熟的笑道:“你要玩台球,一起?”

“好啊。”

钱德勒见亚当‘并不知道’瑞秋的惊人之语,‘显然并不是有意搅了他的好事’,心中的不爽消散了一些,他到底是老好人,自嘲道:“不过如果你也想打我屁股,那你可能就要排队等一下了。”

“噫~”

瑞秋三女顿时撇了撇嘴。

“……”

亚当无语,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别人第一眼看钱德勒都会觉得钱德勒是个隐藏gay了,这话太特么让人误会了。

两人走到台球桌前,摆好球,准备开球,不过依旧将一部分注意力放在瑞秋三女身上。

“你们看到了吗?哇哦!”

瑞秋压低声音,对着两女惊叹道。

“是啊,真的好帅。”

两女连连点头。

祝酒的女人眼睛转了转,试探道:“瑞秋,你不会真想?”

“我不知道。”

瑞秋虽然心动,但却不敢真的将心里话说出来,故作迟疑道:“我不能对不起巴瑞……不过我刚说过那番话,转眼就来了一个这么帅的帅哥,你们说,这是不是上帝在赞同我?”

“瑞秋。”

“嗯?”

“你真的信上帝吗?”

祝酒女人鄙夷道。

瑞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