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死!”

黎九此刻一咬牙,瞧着狂奔而来的殷辛。

黎九第二支箭羽搭在后羿神弓弦上,光辉熠熠,锁定殷辛的方位,刹那间箭矢飞出。

黎九的角度把握恰到好处,妙到绝巅,非常准。

他直接张弓,这一次的神情比刚刚更肃穆,也更为平静,后羿神弓张开,一支很墨黑晶莹的箭羽极速飞出,发出呜呜的破空声,夹杂着一丝神威降临。

此箭的杀伤力,比之先前更甚之。

这一刻,空间为之禁锢,天地时间为之停滞!

殷辛冷哼一声,他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对于再次袭来的后羿神箭,倒也沉静应对。

“落!”

殷辛手持落宝金钱。。主动迎上后羿神箭。

啵!

殷辛被撞开,跌出数米,但后羿神箭亦再次坠地。

阳光正好向日葵少女治愈系写真大片

依旧是未能穿透殷辛的肉身!

殷辛一个弹跳出现在那后羿神箭前,一把将其收其,送进紫金玉石空间。

黎九不甘心!

堂堂后羿神弓,向来例无虚发,一旦出手,必饮见血。

可是现在居然失手了!

不过后羿神箭无法伤及到殷辛,且连续两只后羿神箭都被殷辛给劫走。

且关键那两支神箭与后羿神弓竟失去了联系。

黎九毕竟是小孩子心性,就好似好玩的玩具被抢走,他如何肯甘心。

第三支后羿神箭搭在神弓弦上!

后羿神箭再次锁定殷辛。

不过此刻殷辛却笑了。 。相比前两箭的威慑,第三支箭带来的冲击力却小得多。

很显然,那小家伙推动后羿神弓是需要消耗足量的体力,他或顶多能射出两箭。

“不要!”

大酋长瞧见黎九再次拉开后羿神弓,不由的大叫一声,但距离太远,却无力阻止。

正如殷辛所猜测的那般,黎九确实没有能力去开启第三箭。

咻!

后羿神弓开启,神箭飞射而出,力道却差了太多。

黎九不由仰天倒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黎九强行开启第三箭,伤及本体,受创反噬。

殷辛手持信仰落宝金钱轻轻一挥,堪堪将那软绵绵的后羿神箭挡住。了了而立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一把抓住,送进了紫金玉石空间。

殷辛则穿梭在箭雨中,拼命朝黎九所在的位置狂奔,他要那后羿神弓。

他的目标乃后羿神弓。

大酋长几乎在同时,亦骑着一头凶兽狂奔向黎九。

那头凶兽倒也稀罕,长着像是普通的鹿,但却长着白色的尾巴,马一样的脚蹄、人一样的手,关键是又长着四只角,乃是异兽玃如无疑。

“大王,可需本座出手?”

孔宣瞧着殷辛在跟大酋长争锋,且心思一致,都乃瘫倒在地的黎九,和黎九手上的后羿神弓。

殷辛要抢夺后羿神弓,而大酋长要保护黎九和后羿神弓,不得有失。

“无需!”

殷辛虽极度想要夺取后羿神弓,但却不想任何时候都要孔宣相助,那对他一点意义都没有。…,

他要拼一把!

他更要搏一把底线!

任何时候都要靠自己!

若是习惯依靠他人,即便那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最后都会栽跟头的。

尤其是在封神的世界里,自身力量不足,一切都是白搭!

孔宣一愣,对殷辛不由高看一眼。

殷辛堂堂大商之主,能做到这般拼命,当真是了得。

黎九脱力倒地。

周边潜伏着的弓箭手火力开,密集的箭雨攻势竟突兀间加强,力试图阻止殷辛的步伐!

大酋长骑着那头异兽玃如狂奔,瞬息而至,赶在殷辛前出现在黎九跟前。

一把将黎九抱起,连同后羿神弓放到那异兽玃如背上。

异兽玃如调头就朝巫族圣地狂奔而去。

大酋长则站在山顶上,手里握紧一把青铜巨斧,盯着持铜鼎杀上来的殷辛。

“汝乃何人。。竟敢私闯吾巫族圣地!”

大酋长身心戒备,殷辛的攻势太盛,他亦不敢有丝毫轻敌。

他现在暂阻挡殷辛的攻势,为黎九和后羿神弓遁走争取时间,当然亦为等待黑王出世。

大酋长最担心的非殷辛,而是一直站在场外观战的孔宣。

殷辛的攻势都已这般强劲,那一直未曾出手的孔宣岂非更胜之!

他的判断没错,只是他不知道,一旦孔宣出手,整个巫族力量倾巢而出,都亦是白费功夫。

殷辛持铜鼎一个大跨步出现在大酋长对面,目光扫向已经远遁而去的异兽玃如。

殷辛暗道一声可惜,他拼尽力依然迟了一步。

不过无所谓,他既然将孔宣请来,就注定巫族一切反抗都是徒劳的,包括那后羿神弓早晚都是他的。

“你又乃何人?”

殷辛提着那扁掉的铜鼎。 。打量着眼前这暗铜色皮肤的壮汉,反问一句。

“吾乃东夷九族的大酋长,此地乃东夷之祖地,你竟敢私闯禁地,杀吾族人,今日就拿你祭斧!”东夷九族大酋长高举起青铜大板斧,蓄力待发。

殷辛亦暗自发力。

“报上名来,吾不杀无名之辈!”大酋长依旧不死心的想要套取殷辛的底细。

“想要知道吾之名号,先打败吾再言!”殷辛提着扁掉的铜鼎,列开架势。

“够胆魄!”

大酋长暴走,手中青铜大板斧一挥,率先攻上殷辛。

殷辛丝毫不惧,若单论武力硬搏,殷辛自打掌控开天诀之扛鼎移石后,他谁都不惧!

铮!

双手一个交锋。了了而立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硬碰硬。

青铜大板斧与报废的铜鼎撞击在一处,振聋发聩!

殷辛未动,大酋长却连连倒退。

拼力气,大酋长远远不及殷辛,或许大酋长连先前那头蜚王都远远不如。

“吼!再来!”

大酋长双手都在打颤,刚刚这硬碰硬短兵相见,巨大的反震之力竟让大酋长差点伤及肺腑。

铮!

大酋长大跨步跃起,使出力力气,再次朝着殷辛劈来。

殷辛冷笑,一个大旋转,手持铜鼎还击。

双方再次撞击在一处,大酋长受到巨大力量的冲击,连连倒退数十步,这才止住。

虎口出血!

“汝……”

大酋长持斧的右手虎口发麻,无法举起巨斧,整个人看向殷辛的眼神透着一丝骇然。

“是你逼我的!”

大酋长大吼一声,慢慢的自怀里掏出一杆赤红色的小旗子。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