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露营却由于比赛没办法进行,萱萱心中的小遗憾因为爸爸承诺的下次露营计划和手里套限量版贝奇兔而慢慢消散。

韩墨并没有把这次比赛太当回事,比赛结束,导演强烈恳求他留下联系方式,韩墨还是拒绝了,此刻,看着小家伙抱着贝奇兔爱不释手的样子,韩墨也跟着高兴。

“爸爸,你看我的贝奇兔,这个是兔爸爸,这个是兔妈妈,这个是贝小妹。”萱萱洋洋得意的跟爸爸介绍着她最喜欢的卡通形象,用一个晚上给爸爸绘声绘色的描述着贝奇兔一家的故事。

今晚不是爸爸讲故事哄宝贝入睡,而是宝贝的故事温暖着爸爸。

皎洁的月光透过玻璃,在小家伙熟睡的俏脸上投射出淡淡的光亮,刚好滑过她嘴角的笑意,可能是白天玩的太开心了,小家伙竟然在甜甜的说着梦话,手里还紧紧的抱着贝小妹。

韩墨将小家伙翻滚着露出来的小手臂又重新放回被子里,他在心里寻思着自己的事情,赚钱。

赚钱对于现在的韩墨已经成为头等大事,他下意识的活动了下胳膊,原主的身体素质一般,带小家伙出去玩一天,肩膀和胳膊竟然有些酸痛,韩墨在心里默想,赚钱的同时还要锻炼,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

白天玩的累,晚上睡眠就格外的好,这个规则对于小家伙特别适用,一阵香气随着空气飘进卧室,萱萱揉了揉小鼻子,惺忪的大眼睛忽闪着睁开。

韩墨早早起床,简单的运动后就开始给萱萱做早餐,鸡蛋在煎锅上发出诱人的响声,他在收拾厨房时,找出来的煎蛋模具刚好派上用场,如果是韩墨自己吃肯定就单面煎了,但是给小家伙的,他还是煎了双面。

心形的煎蛋黄白分明,嫩滑香甜,韩墨将煎好的蛋稳稳的放到餐盘里,身后啪哒啪哒的小脚丫声,慵懒可爱的娃娃音响起,“爸爸好香啊……”

韩墨勾勾嘴角,知道是小家伙来了,“快点洗脸刷牙,可以吃饭了。”

清纯天然美女户外一日游随拍图片

原本还懵着睡眼半梦半醒状态的萱萱突然瞪大眼眸,小肚子配合的发出了有节奏的咕噜声。

韩墨走过去宠溺的揉了揉小家伙原本就乱的不行的头顶,“爸爸给你洗脸刷牙。”

小家伙小鸡啄米般的点着头,转身向浴室走的时候还不忘看一眼餐桌。

在萱萱小小的脑瓜里,爸爸还是第一次给他做早餐,以前只有和妈妈住的时候才能吃上像样的早餐,和爸爸在一起都是去幼儿园的路上随便买着吃的。

小家伙狼吞虎咽吃着饭,韩墨已经把要穿的衣服准备好,为了有充足的时间给萱萱做造型,他进入随时候命状态。

穿衣服弄头发一气呵成,韩墨的速度很快,没有浪费一点时间,他一直是个对时间掌控能力很强的人,加上小家伙的配合,在预计时间之前就完成一切,牵着小家伙高高兴兴的出了门。

第一次被爸爸打扮像个小公主,小萱萱是惊喜的,第二次的时候是激动的,可是现在,她已经觉得很淡定了,因为爸爸每天都会给她造型。

他们家距离幼儿园不远,沿着街道走连马路都不需要过,小家伙一个人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韩墨跟在后面,微勾着嘴角。

“妈妈,快看,那是韩芷萱吗?”一个瘦高的小男孩站在幼儿园门口,用力摇着妈妈的手,细长的眼睛用力地瞪着。

女人沿着儿子小手指的方向看去,也是一愣,“是……不是……啊?”其实看起来很像,但是萱萱这段时间的状态……她实在无法将不远处蹦蹦跳跳小公主般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和上周早上还是脏兮兮的萱萱联系到一起。

丁柔满脸笑容,缓缓从幼儿园大门走出,准备迎接早上来上学的小朋友,刚巧看见自己班的小朋友和家长,正要打招呼,却看见他们正在用复杂的眼神注视着同一个方向,一时好奇,丁柔向前走了几步,也朝向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眼眸下意识的瞪大,嫣红的唇瓣微微张开,情不自禁的从嘴里发出一声,“嘶~”,还没等她反应,那个清脆甜美又熟悉的声音从她看的方向传来,“丁老师!”

丁柔已经给萱萱洗了3个月的脸,梳了3个月的辫子,她不知道萱萱的妈妈是做什么工作的,只是知道她总是很忙,每次接送都是有保姆代劳,偶尔出现也是带着墨镜,但只要萱萱是跟妈妈住,肯定是干净整洁的。而每次萱萱像个小脏孩儿时,就一定是在跟爸爸生活。

这一次萱萱妈出差的时间有些久,难道是今天回来了?丁柔一边温柔的朝奔跑着向自己跑来的萱萱挥手,一边思考着,下一秒一个高大的身躯映入她的眼帘,打破了丁柔刚刚所有的猜测,她的俏脸一僵倒抽一口冷气,小声嘀咕,“这怎么可能?”

小朋友们陆陆续续的被家长送到幼儿园,聚集的家长也越来越多,家长和老师在门口做着交接。

“那是小二班的郭芷萱吗?”

“是,是吧。”

“天呐,像个小明星,太漂亮了!”

其他班级的家长以前没有注意过幼儿园还有这么漂亮的孩子,窃窃私语的互相问着,“园里还有小童星吗?”

“不知道啊,没有听说过呀。”

“看看人家的发型和穿着,根本是咱们普通家长能倒腾出来的呀。”

“可不是么,人家肯定有的心灵手巧的妈妈,哪像咱们每天随便扎一个辫子了事。”

这时萱萱已经走到丁柔面前,有礼貌的跟老师打着招呼,虽然看见了孩子爸爸,但是丁柔还是无法相信今天小公主般的萱萱是身后的这位父亲的功劳,丁柔俯身亲昵的摸着萱萱的头顶,“萱萱今天真漂亮,是妈妈给打扮的吗?”

萱萱一脸得意,脆生生地回答道,“不是,是我爸爸给我设计的造型。”

丁柔尴尬的看了眼韩墨,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刚才距离远只是觉得萱萱很漂亮,像个小仙女般,现在近距离看到小家伙的头发,才发现这哪是普通的造型,这种编发,自己连看都没看过,卷翘的长发在小家伙的脑后编成蝴蝶结和心形,不仅仅是辫子,简直是个艺术品,丁柔吞了口唾沫,又重新看向了站在一脸骄傲的小家伙身后的男人,嘴角抽动了两下,摇了摇头,在心里默念着不可能,萱萱爸的不靠谱是所有认识萱萱的人都知道的,她宁愿相信是萱萱自己编的,也无法相信是她爸爸编的。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加让丁柔目瞪口呆,每次恨不得看见老师出来接孩子了,就慵懒的甩手走人的萱萱爸,竟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不算热情却彬彬有礼的跟她打了招呼,牵着萱萱的小手,和其他妈妈一样把孩子送到了幼儿园的里面,丁柔看着他们走进园里的背影,不敢相信的眨了眨眼睛,虽然听不见韩墨在和萱萱说什么,但是通过表情可以看出来,每一句都是在宠溺的叮嘱。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