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馆虽然很大,但是却极为的安静。

这会馆分为三层,第一层是用来专门接纳像刚才那样青年的准血刃联盟成员,负责统计和分配他们的考核任务。

而第二层,才是真正达到血刃联盟黑铁成员接待之地,用于黑铁成员的任务交接。

第三层,那更是只有赤铜级别的成员才能有资格踏足。

至于赤铜之上,一个小小的渝水城,恐怕几十年也很难见到一个雪银级别的成员。

就连这第三层也是常年空着,偶尔才会有一名赤铜级成员路过此地。

姜寒走在会馆内,看向四周。

他发现会馆内极为的空旷,除了前方的柜台以外,其他的便是供成员休息的地方。

此刻大厅内,也只有五个人。

其中一个还是负责接待的侍女。

不得不说,这女子长相极为的艳丽,年纪差不多也只有二十四五岁左右。

不但身材火辣,就连穿着都是极为的性感,一身蓝色衣裙,极为的惹眼。

清纯妹妹户外卖萌可爱照写真

每一个前来交接任务的青年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

而且这女子对谁都是一副笑容满面的模样,看到性格对胃口的家伙还会调侃几句。

当然真正让姜寒有些惊诧的还是这女子的修为,居然已经达到一品大宗师级别。

如此年轻,便已经达到一品大宗师,这天赋绝对非同一般。

而此刻她正和刚才走进了的那个青年谈笑风生,还时不时露出一两声银铃般的笑声,胸口的波澜壮阔更是让那青年流连忘返。

“柳姐,咱可说好了,只要我拿到黑铁成员徽章,你就给我追求你的机会,你跟着我绝对没有错,将来我必定是武侯级的高手,甚至更高,毕竟我可是要成为我们渝水城最年轻的血刃联盟成员。”青年一脸自信的说道。

眼前这柳姐可是他们渝水城出了名的美人,追求者无数。

不但人美,天赋也高。

若是能娶到她,那绝对是他天大的福分。

“好啊,你若是真的能成为渝水城最年轻的血刃联盟成员,姐姐我就给你追求我的机会。”柳青如妩媚一笑道,眼神却是不以为意。

像这样的调侃,她一天不知道要收到多少个。

“一言为定,柳姐,你就等着我追求你吧,渝水城除了我魏源,还有谁能在二十二岁达到九品小宗师。”青年骄傲道,脸上洋溢着激动的笑容。

显然他已经将这样的玩笑,当做了真的。

然而此刻,一道身影从魏源的身旁走过,将一枚极为醒目的黑铁徽章往柜台上一方,语气平淡问道:“请问加入血刃联盟成员是在这里登记吗?”

整个大厅瞬间一阵寂静。

魏源和柳青如皆是一脸错愕,看了看那枚黑铁徽章,又看了看眼前这个看起来只有十八岁左右的青年,愣在原地,心中惊讶无比。

特别是魏源,刚才还信誓旦旦拍着胸脯说自己的绝对是渝水城血刃联盟最年轻的成员。

然而这才刚说完,就被人给打脸,这特么也太快了吧。

魏源脸色铁青,心中一脸郁闷,于是再次看向眼前的青年。

这才发现眼前这个打脸他的青年,正是刚才在大门口被自己教训一顿的小弟弟。

又是一巴掌!

魏源脸色由青转黑。

刚才自己还在人家面前装大哥,一副教训的口气,没想到对方居然已经获得黑铁成员徽章。

大殿内,其几人也好奇的向着这边看来。

二十岁不到的青年,居然拥有黑铁徽章?

这绝对是足以轰动渝水城的奇闻了。

没错,这青年正是姜寒。

而选择这时候切入话题,也是姜寒有意搞的一个小恶作剧。

“这徽章你从哪里来的?”柳青如此刻则是严肃的拿起徽章,探查徽章中的气息。

显然她有些怀疑这徽章可能是眼前这青年捡到的。

“一个自称是血刃联盟内部成员给我的,让我来最近的血刃联盟登记一下!”姜寒并没有隐瞒道。

“内部成员?能有资格授予徽章的,那至少也是赤铜级成员,如果真如你所说,你确实可以成为我们血刃联盟黑铁成员。”柳青如脸上露出一丝诧异,随即道。

一旁的魏源听到此话,心中略微有些惊讶。

不过与此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原来是个走后门的。

他还以为眼前这家伙已经闯过三次考核任务呢。

如果是这样,那才是真的恐怖。

毕竟第三次的考核任务,那可是达到大宗师实力才能闯的过去。

当然他也没有瞧不起姜寒的意思,毕竟能走后门,他也巴不得能走后门。

而且血刃联盟的后门绝对要比通过考核进去更加的困难,因为他们都知道血刃联盟从不收废物。

“那要怎么证明呢?”姜寒好奇问道。

“很简单,将你的血滴在这块晶石上,只要晶石亮起,便说明你说的是真的。”柳青如道。

“血检石?”姜寒眉头一挑道。

“咦,你认识?没错,这就是血检石,凡是认主血刃联盟辉章的,都会与血检石产生联系,一旦鲜血滴入上面,就可以检测出你是否真的是这徽章的主人,另外,这血检石还可以顺便测一下你的天赋,一共分为九品,一品最低,九品最高。”柳青如道。

姜寒点点头,这些他都知道。

至于自己的天赋是几品,他也想知道。

不过姜寒相信,自己的品级一定不会太低,毕竟他可是祖龙血脉觉醒的。

姜寒割开自己的手指,将一滴鲜血滴在血检石上。

很快,血检石便亮了起来。

“真的是这徽章的主人!”四周众人皆是露出惊讶之色。

血检石亮起来,那无疑说明

姜寒确实得到了徽章授予。

魏源也不由的高看了姜寒一眼,看来这家伙真的有过人之处。

“嗡!”

血检石发出一股波动,接着血检石上出现一个字:六!

六品?

柳青如瞳孔一缩,露出惊讶之色。

眼前这青年居然是六品天赋!

姜寒看着那六字,心中倒是没有多少波动。

这和他想的差不多,甚至还有些失望,六品天赋,低了点。

“才六品,我还以为被授予徽章会是能是**品天赋呢。”魏源不屑道。

姜寒和柳青如都看向魏源,如同看一个白痴。

“柳姐,这血检石对我有用吗?我也想测测我的天赋,我要是有个九品天赋,是不是也可以不用再参加这第三个考核任务?”魏源并没有领悟到姜寒和柳青如眼中的含义,依旧看向柳青如笑嘻嘻的问道。

“可以,你若是真的有九品天赋,我立刻给你申报,免去你第三次任务考核。”柳青如道。

四周其他几人闻言,也是一愣,还可以这样?

“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测一下?”其他三人问道。

“都可以!”柳青如点头道。

其他三人闻言,脸上也露出激动的神情一副跃跃欲试模样。

“你们在一旁呆着,就凭你们还想九品天赋,九品这样的天才只会属于我这样的天才。”魏源得意笑道,说完便割开自己的手指,将鲜血滴在血检石上。

“嗡!”

血检石发出一股波动,下一刻,血检石上便出现一个大字:三!

魏源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脸色漆黑如碳。

又是一阵疯狂打脸!

此刻魏源的脸黑的已经不能见人。

柳青如无奈摇头,对于这一幕,她自然早已经猜到。

其实这魏源的天赋不低了,能达到三品天赋,在整个天风郡都已经算是天才人物。

毕竟一般人都是一品,连二品的都很少。

至于像这个姜寒一样,达到六品的,整个帝国都是凤毛麟角。

姜寒也是无奈摇头,口中感慨道:“果然,无知真可怕!”

此话一出,魏源脸色更加漆黑如墨,一言不发。

“噗呲!”

一旁的柳青如没忍住,顿时笑了起来。

这家伙的嘴巴也太损了吧!

然而姜寒却没有丝毫的觉悟,看向另外三人道:“轮到你们了。”

“不,我们不测了!”三人连忙摆手,然后灰溜溜离开了血刃联盟会馆。

还有什么测的必要,连天赋比他们高的魏源都是三品,他们测了岂不是白白丢脸?

柳青如笑着摇头,看来这家伙不仅嘴巴损,而且还一肚子坏水。

明明知道人家不想测了,还偏偏上去打人家的脸。

“既然你已经得到血检石的承认,那你就随我去二楼吧。”柳青如对着姜寒说的,说完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姜寒点点头,跟着柳青如向着二楼走去。

而魏源则是一脸尴尬,打算离开会馆。

他今天丢人都丢到姥姥家了,哪里还有脸再呆下去。

然而还没等他走几步,身后便传来姜寒的声音。

“这位大哥,其实三品天赋已经很不错了,你千万不要自暴自弃,好好回家修炼,明年一定会成为血刃联盟成员的。”姜寒回头笑着说道。

魏源闻言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栽死在地上。

回家好好修炼!

这不是他刚才在大门口说的话吗?

现在居然被对方用在自己身上,这简直就是在嘲讽啊。

“敢不敢出去打一场?”魏源转头看向姜寒问道,眼中带着一股挑衅。

“我才十八岁,你看起来最起码也有二十二岁了,你跟我约战,你好意思吗?还有,你能不能有点更高的追求?”姜寒摇头叹息道,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噗!”

魏源瞬间血吐三丈,连忙掉头走人。

柳青如也是莞尔不已。

这家伙的嘴巴也太厉害了,理居然都让他给占了。

(本章完)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