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拾一回家去的时候,是被李长博顺路给捎回去的。

路上,李长博和付拾一说起案子“这个案子,必有隐情。”

付拾一“嗯”了一声,轻声道“不过,只要找出关键的人物,未必不能破案。”

李长博轻笑“我已有主意了。”

付拾一点头,毫不吝惜自己的夸奖“我相信李县令的断案本事。”

李长博眼睛里带笑“主要是底下人的功劳。”

“厉海他们,是真的拼命。”付拾一感慨“说起来,其实大家也都误会他们了。”

李长博“嗯”一声,“不过,他们自己也不在意。在外头,有个威名,也未尝不是好事儿。”

付拾一想想也是。

方良坐在外头驾车,耳朵里听着里头的谈话声,心里忍不住想自家郎君,好像现在话多了一些?性格也比从前要亲和一些了……

付拾一在桥头请方良停车,而后才对李长博道谢“多谢李县令和老夫人的暖居礼物。也太贵重了。叫我不知该如何报答才好——”

李长博微微一笑“都是邻居,无妨的。”

时光是记忆的涂改液

付拾一抿嘴笑“那是我的殊荣。”

付拾一下车,方良重新驾车往家去。

李长博隔着轻纱帘,看着付拾一步步生风的走过桥,转过弯,到了自己家门前,拿出钥匙开门……

“宅子里发生什么事儿查出来没?”李长博扬声问了方良。

方良早就查仔细,这会儿他问,就提了“就是一对夫妻来开店,那家的女人不知什么原因死了,死的也不久,就是去年的事情。后头那男人退了房,回老家去了。又搬进来一家,小女儿半夜总是哭闹,说有人看她,说有动静,最严重的,是从楼梯跌下来,摔破了头,他们夫妻两人也听见半夜总是有动静……”

“加上四周邻居的猜测,就给吓坏了。赶紧搬走了。”

“闹鬼的事情就传出来了。”

方良说到了这里,忍不住说了句“郎君你就放心吧,真有那些不干净的,指不定谁怕谁呢!”

李长博……这是什么话?

李长博沉默许久,还是问了句“为何?”

“死了的人,就不怕惹急了付小娘子,然后付小娘子去将他棺材板掀了?然后千刀万剐,挫骨扬灰?”方良忍不住“嘎嘎嘎”的笑起来,不知想到了啥,乐不可支的。

李长博“休要胡说!”

付拾一这头开了门,其实就已经想到了要给李长博什么回礼了。

虽说不是什么节,但是李长博既说了是邻居,就只说自己做得多,所以乐于分享就是。

付拾一决定做的是肥皂。

李长博也就罢了,其实付拾一是觉得李长博的祖母太客气了。

素味蒙面,就送那么厚重的礼。

要知道,在唐朝,最贵的就是香料!

名贵的香料,可等价如黄金!

李长博今日虽没夸那肥皂,可看样子,应该也是喜欢的。

所以这个,很合适。

正好自己也留点用。

至于香味,付拾一已经想好了眼下春末,玫瑰已经开始开花了。所以玫瑰味儿的最合适给老夫人。至于李长博……茉莉味也行,冰片薄荷的也不错。

为了这,付拾一夜里弄了一晚上。连饭都只吃了个最简单的。

付拾一吃的是冷面。

擀面后切成韭菜叶细条,煮熟后过凉开水,然后码上黄瓜丝,嫩豆芽,再加上一把焯过水的菠菜段,最后是芦菔丝——

点上葱油,盐,还有豆酱,再加上一点芥末和姜蒜,最后淋上一大勺的米醋——

冷面就做好了。

黄瓜是早上新买的。豆芽也是新鲜水嫩的。就连菠菜段,买来时候也是带着新鲜泥巴的,那芦菔其实就是萝卜,付拾一这里用的是甜甜脆脆的那种手指头粗细的红萝卜。

这一碗面,就仿佛集结了整个春天。

付拾一吃得很是满足。

吃完了,她就开始做肥皂。

反正长夜漫漫,闲来无事,熬着骨头棒子汤的时候,就顺手做了。

付拾一这头悠闲的做着事儿,那头李长博也正陪着杜老夫人下棋。

杜老夫人精神今日难得不错,李长博就陪着她。

祖孙两个你来我往的过招,顺带还能说说话。

杜老夫人还记得付拾一“你上次说那小娘子,怎么样了?安顿下来了没?”

李长博也没想到提了一次,杜老夫人就能记住,当即笑笑“安顿下来了。看样子是住得不错。”

“小娘子也怪不容易。”杜老夫人怜悯道“年纪小小就要讨生活。什么都得做……最难能可贵,是肯自己努力。”

这一点,李长博也觉得殊为难得“是。上次您喝了说好的五色饮,也是她卖的。”

“另她每日早上还去衙门口摆摊卖早食,明日我叫方良给您送一份来,您也尝尝。”李长博说着说着想起了这几日变化繁多的卷饼“您喜欢清淡的,她那的准合您口味。”

李长博将几种口味描述了一遍,还真将杜老夫人引起了兴趣“真那么好?干净么?”

“干净。您到时候一看就知道。”

“那我得试试。”杜老夫人兴致勃勃。

灯芯爆了一下,却无损祖孙二人的温馨。

……

第二日,付拾一早上起来,先看一眼自己的肥皂们。

晾了一晚上,已是成了。

既然是要送人,付拾一特地用大萝卜雕了几个模子,复杂的她不会,所以只做成了五瓣花樱花的样式。

而李长博的,就没用这么大工夫,直接切成正方形就完事。

不过,她也知道,世家子弟多是文雅之人,所以她在包装上花了一点工夫,弄成了正儿八经的礼物盒子。还用干草绳打了蝴蝶结。

多好看算不上,好歹够别致了。

付拾一出门摆摊之前,特地过去了一趟,然后道明自己的意思,郑重将两个礼盒交给了李家的门房。

结果刚摆上,方良就找上她,说要她做两份精致的,好给自家老夫人送去。。

付拾一一听这个,顿时都有点儿哭笑不得早知如此,那她就请方良代为转交了。

datangyanshiguan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