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厢的走廊中,躺着的是一位年纪约莫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只是此时他的整个脸色,铁青无比,就如死人的脸一样。

额头上面,还有许多的血迹。

从他的嘴巴中爬出了一条类似于蜈蚣一样的不知名虫子,不过虫子已经干枯死了。

男子的身体不停的在抽搐着,口中不时的往出流着白沫。

几名乘务员吓的,一直不停的在呼叫总台,也没人敢上去检查状况。

我一看此景,就知道这是着了别人的道了。

具体是下降头,还是被人下了蛊,不近距离观察的话,还真的拿捏不准!

如果没有看见,就算了。

这碰都碰见了,如果不出手救一下的话,有为人伦道德。

这光天化日之下杀人,可并非简单的下蛊,下降头之事。

“喂,小阳子,你好了没,我坚持不住了……”胖子在我身下喊道。

治愈系软萌妹子暖系写真

我思考了一下,让胖子放我下来。

随后轻声跟胖子说:“胖子,果然被你说中了,咱们可能碰到同行了!”

胖子一听说,同行,两眼是只放光,搓着双手问下一步怎么办?

我低声道:“你带我挤进去,咱们就说自己是医生,先把人救下来再说。”

“像这种情况,暗中使坏的人必然是在不远的地方,甚至就在这个车厢,暗中观察着一切也说不定!”

本来我的想法是,不管那躺在地上的人是好是坏。

那怕他是坏人也自然有法律去治他,根本就轮不到阴人圈中动用私行。

阴人圈中只能跟死人打交道,这是一条铁律!

想要彻底的解决掉眼前的事情,就必须要找到那下黑手的人。

既然决定了下来,那么就要快。

胖子拉着我扯着嗓子喊道:“喂,大家们都让一下,都让一下!”

“我们是官京医科大附属医院的医生,大家都让一让!”

一听说有医生,围观的众人都散开了位置,就连那几名乘务员也面带喜色。

其中一名乘务员道:“你们是医生?”

我点了点头,随即扬了扬手中的银针道:“我是中医,看他这情况估计是吃了什么东西中毒了,我看看能不能抢救吧!”

那乘务员立刻点了点头,随后指挥大家散开,给我们留出了空余的位置。

我蹲在那男子的跟前,一只手上前去摸男子的额头,没有发烧的迹象。

这说明,男子从被下东西,到发作的时间并不算太久,否则必然会高烧不停。

随后,我又装模做样的看了看男子的眼睛,胖子则是在男子的手上和脚上检查。

“阳哥,你看……”胖子拿起男子的右手,让我看。

在男子右手的指尖缝中有些许沙土。

我眉头一皱,看男子的穿着不像是农民工啊,指尖缝中为什么会有沙土呢?

就在此时,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句:“你看他的嘴里,好恶心啊……”

这不说还好,一说,注意到的人也就多了。

“呕……!”

“赶紧停站吧,我受不了了!”

四周一下子又变的慌乱而来起来。

我自然也看到了身下之人,嘴中伴随着一股股白沫当中的那几条犹如蛆虫一样的东西。

那蠕动的身躯,让我像到了农村的茅房。

“卧槽!这什么玩意……!”

胖子也被眼前的一幕给恶心到了,那三名乘务员虽没有当场呕吐,但却别过了身子。

“胖子给我挡着点……”

我说完,也不管胖子怎么做了,从身上掏出了一个四方铁盒子。

这里面装的是苏道长给我的驱煞丹,以及五雷镇灵丹。

这个时候,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我拿起一颗漆黑色的驱煞丹,便塞进了这个人的嘴中,同时拿着银针,朝着那男子的中指就开始放血。

一股黑色,粘稠,夹杂着腐臭的气息,顿时弥漫了整个车厢。

这节车厢中的人,是纷纷后退,争先恐后的想要离开这个车厢。

但车厢的衔接处,就那么大一点,人挤人,最后只能导致谁也出不去。

这时,其中一名乘务员见状,捂着自己的鼻子问道:“他怎么样?死了没有?”

我摇了摇头回答:“情况很不好,我只能尽量抢救,还请你们赶紧联系最近的医院,他需要更系统的治疗!”

此时,我说这番话的时候,是已经打定了想要离开的念头了。

因为我大约能猜到此人中了什么东西了,更是对这东西的来历有了进一步的判断。

因为在刚才我把驱煞丹扔进男子体内的时候,男子的体内传来了一阵阵‘骚乱’的声音。

那种声音就像是小时候在农村里面,抓了许多的泥鳅,为了杀死那一群泥鳅就往里面倒醋,那泥鳅不断扑腾的那种声音!

但男子的外表却看不出任何的症状,只是从男子的嘴巴中,涌现出越来越多的小虫子。

那虫子,各种各样颜色的都有,十分的小巧,有的有蚕蛹大小,有的则是小如蚂蚁。

而男子手中流出的已经不能称之为血了,只能说是浓稠的黑水。

我拔掉了银针,用身上的衣服擦了擦,随后,把银针直接照着男子的眉心扎入了三分。

如今的办法,只能让男子先醒来,之后的事情,就不是我能处理的了。

毕竟我跟胖子还有要事在身,我可不想因此,缠上一身的麻烦。

我能救他一命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我站起身,对乘务员说:“你们就让它躺在这,然后把这里清理一下, 他中了毒,现在处在昏迷当中。”

“我已经用银针封住了他的心脉,应该能坚持到车子到站!”

我说这些话,当然是瞎掰的。

如今我知道了种东西是什么之后,只想离开这里,不然一会儿车子到站,我跟胖子就无法去蜀川了!

胖子此时也站起身道:“此人已经暂时没有大碍了,我们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我见胖子说完,不由分说的冲那几位乘务员笑了笑,便赶紧离开。

我跟胖子之间的默契俺自然不用多说,本来是我拉着胖子的,最后胖子直接窜到了我的前面,伸手拉着我往前挤。

在踏出这节车厢的一刹那,我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男子。

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盯上了一样。

抬头的时候,刚好看到一位身穿黑色长袍的人,盯着我。

当我看向他的时候,后者的嘴角扬了扬,露出了一抹很是恶心的笑容,随后便消失在了车厢的另一头。

之所以,说他的笑容恶心,那是因为,此人长的很是另类。

脸型长长的,犹如马脸一般,脸上有许多的褶子,但眼神却是炯炯有神,散发着精光。

只是一眼,我便能知晓,此人便是下毒之人。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