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啸天,这是不将我落花城丘家放在眼里吗?”

   林丘氏尖叫,色厉内荏。

   落花城丘家赫赫有名,在方圆万里之内,有着极强的震慑力。

   等闲气沌境武师,摄于丘家的的势力,不是万不得已,不会惹上这样的强大家族。

   朗啸天也是一样。

   “哈哈哈,林夫人说笑了。丘家此时远在数千里之外,这里是林家,不是丘家。再说了,我是找林家林霸天的晦气,跟们丘家似乎也没多大关系吧?”

   林丘氏见到朗啸天忌惮丘家,立即来劲。

   “怎么就没有关系了?林霸天是我丘家女婿,林家是我丘家亲家。要林霸天的命,不是在打丘家的脸?”

   朗啸天对这个河东之狮一般的女人,没有一点好感。此时被当众呵斥,怒从心起。

   “林丘氏,不要给脸不要脸。我被林霸天差点一箭射死,给能善罢甘休?这个仇,化解不得,且闪过一边。假如硬要抬出丘家阻吓,大不了斩杀林霸天之后,做一流寇,丘家难不成还为了一个林霸天,通缉我不成?”

   一旦人被逼急了,连当流寇都不在乎了,还在乎一个丘家?

   林丘氏顿时无言,憋得脸成猪肝色。

   娇小玲珑清纯美女唯美梦幻写真

   此时,林霸天和林太上上前一步。

   林霸天冷冷道:

   “朗啸天,不说我射是因为要劫夺追杀本族子弟,我出手占据大义。今日已成丧家之犬,还敢到我林家滋事启衅。我就问一句,谁给的胆子?”

   朗啸天半天无法回应,被气得哈哈大笑。

   “林霸天,族子弟,那废柴不是私生子吗?再说了,林西废柴已经脱离林家,我劫夺也好,追杀也好,与林家何干?”

   朗啸天鄙夷地乜斜了林霸天一眼。

   “更何况,这当爹的,什么时候怎么疼爱那孽种了?据说那孽种被姓丘的虐待欺辱若干年,都不敢放个屁,现在出息了?看不出来呀哈哈哈!”

   林霸天低头,斑白的头发无风自动,真气显然不稳。

   这个时候,林东强行镇压自己纷乱的情绪,上前一步。

   “朗啸天,打上门来,无非就是因为林西那个家伙。或者,最想要的,不是我父亲的命,而是林西的奇遇,我说的可对?”

   朗啸天惊奇地打量几眼林东。

   “好吧,这个我承认,但是然后呢?”

   林东眼神微眯,终于舒了一口气。

   自己刚刚接掌林家,上一任家主,自己的老爹就被仇家虐杀,那还能继续坐在家主的位置上吗?

   “然后……其实就是想把和林西有关系,或者说林西看重的人掳来为人质,威胁逼迫他就范,交出奇遇吧!”

   朗啸天点头。

   “看来林家让接掌家主之位,也不全是讨好丘家。那么小子,然后呢?”

   林东挺挺胸,负手做一切尽在掌握状。

   “然后,就是放过我父亲,我交给一个,比我父亲更重要的筹码!”

   嚯!

   朗啸天惊讶,不敢相信。

   “小子,是玩我呢吧。林家,还有比林霸天更重要的筹码?确定为了这筹码,林西会舍弃他的生身之父?”

   林东冷笑。

   “林西在我林家,十几年来备受欺辱虐待,这不是什么秘密。而我父亲也从未为他做主过,这也不是什么秘密。”

   “如果说,在遭受欺辱虐待十几年之后,林西还对我父亲有多少人子之心,这个……信吗?”

   林霸天胸部起伏,咬紧嘴唇,一口鲜血被他强行咽了下去。

   朗啸天想了想,点点头。

   “要是拿出比林霸天更大的筹码,事情也不是不能商量。毕竟,林霸天还是丘家的女婿,而我,也不想真的做一个流寇。”

   “但是小子……”

   朗啸天狰狞爆喝:

   “要敢戏耍老子,今时今日,包括自己和母亲,所有林家血脉,我必全部斩杀,鸡犬不留!”

   林东颤抖一下,林丘氏眼珠子快要瞪裂,气得要爆炸。

   林东镇定一下,朝后挥了挥手。

   几个林家武者,小跑着回去,不一会,就驾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出来。

   这个人,看不清面目,脸已经成了猪头,一只耳朵,都被撕下半片来耷拉着。

   “是谁呀?怎么搞得这么惨?”

   “不是吧?下手这么狠,这得多大仇啊!”

   “这身形,有些眼熟,天啊,不会是林家的大管家林不穷吧……”

   “林不穷?怎会是他?他和林西没多大关系吧?”

   此时,林东走到林不穷身前,揪住他的头发,将他的脸露出来。

   “自己说,林西得到全部的林家功法,是自己的主意,还是其他人的主意?”

   林霸天嘴唇一个哆嗦,林东的眼神让他想到一头残忍孤独的狼。

   “呜呜哈哈咳咳……”

   林不穷咳血狂笑,喘息着一瞬不瞬地看着林东,再看看林丘氏。

   “林东,个兔崽子,我林不穷看着,打小就满肚子阴谋诡计,骨子里就坏透了。就连妈,也是一个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恶妇。”

   “林西怎么会是一个废柴?问问妈。是不是她在林西的母亲怀胎期间,不断折磨殴打,甚至下药堕胎给害的?”

   “可怜林西母亲,一个乖巧伶俐,惹人爱怜的女子,不幸身为奴婢,不仅保不住家主的血脉,最后连自己的命也给丢了。”

   “林东,们林家,们丘家,欠林西的,欠林西母亲的,岂是一套垃圾功法能够补偿的?那本来就是他应该得到的啊!”

   “林霸天!”

   林不穷声嘶力竭地怒吼。

   “不是个男人,保不住自己的女人,连自己的儿子都被作践了十几年,有脸活在这个世上吗?去死吧,可怜林西他娘……呜呜呜哈哈哈……”

   林不穷被虐打得已经剩下半条命,此时豁出去了。

   “林家功法,是我给的,我就是要看着林西崛起,就是要看着们一个个吓得要死,连觉都睡不着,等着林西向们这群恶狼心性的畜生报仇雪恨。”

   “林东,林丘氏,们怕了吧哈哈哈!”

   “林霸天,后悔了吗?”

   ……

   所有围观的人都明白了。

   林不穷一直暗林西的母亲,对林家有着深刻的仇恨。

   而当林西崛起,他看到了希望,义无反顾地将林家功法偷出来,全部交给林西。

   而林家的人,那些欺辱虐待过林西的人,一个个都脸色铁青,心中恐惧,默默诅咒林西死在落花山脉之中,喂了妖兽才好。

   啪啪啪!

   此时被激怒的,犹如母狼一般的林丘氏,亲自动手,狂扇林不穷的耳光。

   “林不穷,这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老娘今天要将活活打死在这里,忤逆我,忤逆我丘家,谁都活不了!”

   然而,接下来,朗啸天手掌一伸,打出一道真气气绳,直接将林不穷从林东手里抢了过来。

   “干嘛呀这是?好好的一张牌,被们蹂躏成这样……”

   林霸天此时浑身瑟缩,不知道是气得,还是悔的。

   朗啸天卷起林不穷,转身就走。

   在离开时,一道粗大的气绳轰隆打出,朝着林霸天轰去。

   林霸天惨叫一声,到飞而出,被林太上飞身接住,连续倒退几十丈才稳住身形。

   林霸天口喷鲜血,面如白纸,奄奄一息。

   此时传来朗啸天的大笑:

   “林霸天,等我活捉了林西,再来找算账,的狗头,权且寄放在的肩上,等我随时过来收割!”

   林家所有人,包括围观者,都一时哑然惊悚。

   朗啸天,三层武师,太恐怖了。

   ……

   接下来,陆家翻了天。

   朗啸天降临,于空中打出气绳,轰破陆晓云的闺房屋顶,直接将陆晓云锁拿带走。

   陆家愁云惨雾,陆鑫城不知所措。

   ……

   紧接着,朗啸天回归野狼佣兵团。

   声称要带走林西的妹妹林可儿,和林西的兄弟小竹竿。

   秦思皇居然淡然地接待了这个曾经的老大。

   在两人独处的时候,秦思皇给朗啸天看了一样东西。

   最后,朗啸天脸色苍白,抖着腿出来,一言不发,回到了乔家。

   ……

   “什么?说看到了金错玉?上面还有一个秦字?”

   乔家。

   慕容辰颤抖,快要站不住了。

   听到朗啸天的话,慕容辰只觉得,自己的尿路此时无比畅通,要不是真罡镇压,绝对会尿湿一地。

   慕容辰之后,一直没有说话。

   似乎想了很多,想了很久。

   终于一咬牙,一不做,二不休。

   林西已经得罪,那就必须要将他的奇遇搞到手。

   秦思皇保下了林可儿和小竹竿,但是没说要保下林霸天啊!

   手里有了陆晓云和林不穷,慕容辰觉得底牌不够,筹码不重。

   于是,仅仅是过去了半天,一朵云彩飞临林家,直接破开林霸天的卧室,将卧床养伤的林霸天强行掳走。

   林家的人,包括怒吼御空的林太上,都不知道是谁将林霸天带走的。

   而林丘氏,此时真的怕了,尖叫咆哮。

   “林东,快去姥爷家,我们现在就走!”

   ……

   此时,在落花森蛟池畔。

   扑天雕已经顺利晋级到了四级妖禽。

   而等待扑天雕的林西,此时却仿佛陷入了癫狂之中。

   先是趺坐吞食大量的蛟血草,观看火柴人武衍演练青虬拳。

   到最后下意识地不断小幅震荡自己的双拳。

   小土狗都被林西身上爆发出的强大力量震得在肩膀上难以立足。

   轰轰轰!

   林西从趺坐到起立,从起立到大踏步行走。

   每走一步,都要轰出一拳。

   这一拳,古拙暴烈,轰得身前空气都在爆响。

   一拳一虬。

   一拳两虬。

   ……

   一拳五虬。

   一拳六七八虬。

   最终,一拳九虬轰出,拳劲化形,似乎有着隐约的九条虬龙从他一拳之中轰出。

   轰隆隆咔嚓嚓!

   拳未到,劲已出,虬劲爆发。

   大片的巨树古林被轰成狼藉。

   小土狗惊诧,青狼王匍匐,扑天雕战栗。

   似乎,整个落花森都在轰鸣,落花山脉第三道梁,都在波动摇晃。

   这是……青虬拳?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