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钟惊天大作,叶思凝连忙将手机抓在手里,迅速关掉闹钟,她害怕吵着叶母。

匆匆洗漱,化了一个淡妆,就拎着包包出门了,她现在很注意自己的形象,要有清新感,更要阳光起来,努力将微笑挂在脸上。

微笑的女孩不一定最可爱,但一定不是很讨厌。

叶思凝今天要找的不仅仅是叶思莹的母亲,还有其他人,就算是在叶思莹母亲面前,她觉得也没必要总是綳着脸,得学会城府深一点的。既不是笑里藏刀,也不是嘻嘻戏语,而是要把握有度,瞄准时机,变被动为主动,以尽快的速度找到对叶氏集团有利的资料。

在其他人面前就更不用说,严肃的面孔并不是在所有地方都受欢迎。

叶家院子里空荡荡的,有的地方长了蜘蛛网,一看就是许久没有人登门拜访,叶思莹的母亲为了减少开支,几乎解聘了所有的佣人。

叶思凝浏览着这个自己曾经的家,往事涌上心头,她仿佛看见自己小时候的快乐时光,爸爸与妈妈宝贝似的牵着她,是幸福的全家福画面。

那时候的叶连风度翩翩,叶母也是佳人一枚,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双,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人们羡慕的对象。

直到叶思凝出世,到她上学,家里依然和谐,其乐融融,叶连常常趁她不备,一下子将她举在半空,宠得她发出得意的尖叫,搂着爸爸的脖子撒娇。

那时候的叶思凝觉得童年的幸福会一直持续下去,她怎么也没有料到,随着母亲的唉声叹气,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登堂入室,手里还牵着一个漂亮的小姑娘。

“来,思莹,这是你的姐姐叶思凝,你快点喊她姐姐。”叶连介绍她们相互认识的时候,虽然他假惺惺将将大女儿的手塞到小女儿手里时,脸上的神情明显偏向小女儿叶思莹。

“我没有姐姐,对吧妈妈?”叶思莹一把甩掉姐姐叶思凝的手,跑到她妈妈身边。

美女桃桃

也就是从那一天起,叶思凝就开始了不尽人意的生活,不是衣服被人划破,就是鞋子被人丢掉,要不就是明明放在床头柜上的蝴蝶结与扎头发的橡皮筋不翼而飞,因为披头散发而不能上学。

叶思凝找过叶连,不仅仅解决不了问题,还总是受到训斥。

那时候她就发誓,等自己将来会赚钱养活自己时,一定脱离这个家,谁知还没有等到她赚钱的时候,就被人下药,还将她放在一个老家伙的床上。

如果不是跑得及时,她的初夜就会丧失在一头老狼口里,那是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狼,他已经准备好了时机,与叶家做好了交易,准备女孩子饕餮大餐时,床上竟然空空如也,导致叶连到手的项目付之东流,从此父女结怨。

由于药性太重,她还是没有逃出魔掌,在另外一个腹黑的男人面前摇尾乞怜,妖冶发嗲,做出与自己年龄及身份极不符合的事情,最终失身与人。

她恨那种药,恨那个给她下药的人,恨自己为什么会有那样一个家庭。

那件事情后,她就被这个家狠心地抛弃,被叶连那个道貌岸然的所谓的父亲赶出家门,这一离开就是六年。

有谁知道她六年里经历了什么?六年啊,多少个揪心痛苦的白昼,多少个落泪成霜的夜晚,她在恐怖害怕中独自舔舐伤痕,她在寂寞空虚中苦熬春秋。

记得住读时,她曾经在半夜里惊吓得一蹦而起,在学校的寝室里站了几乎一晚上,被同学说成梦游症,这六年是她终身难忘的六年。

她被人逼着下跪,被人丢进水里,被人……

那苦逼的六年,都是这个家造成的,都是这个家里的人造成的。

现在突然看到这个曾经的家,叶思凝的心里涌起了新仇旧恨,如果可以大逆不道的话,如果不怕触动法律的话,如果不是这个家已经岌岌可危的话,她现在让它覆灭。

佣人仅有的管家连忙跑来开门,他是资质管家,衣食住行都在这里。

他知道叶家的所有内幕,特别是对叶连的性格与习惯了如指掌,这也是不能辞退他的原因,叶连就是死也不会同意辞掉管家。

只要叶连还有一口气,只要这个家还存在,管家就是一条万年不朽的忠实走狗,这也是他自己说的。

“康伯,你不要这么说?你是一个好人,这么多年来叶家多亏了您,我代表叶家谢谢您!”叶思凝说着客气话,也是真心话。

“闺女,谢谢你高抬。唉,往事不堪回首,得罪的地方往大小姐多多包涵。”管家朝着叶思凝作了一个揖,赔罪的意思。

“康伯,你没有错,怪只怪我父亲。”叶思凝说着实话,管家是一个谨言慎行有责任心的人,忠诚的只能是他的主子,虽然对扫地出门的小姐富有同情心,但心有余而力不足,况且还有叶思莹母女犀利的眼睛。

叶思莹母女自从认祖归宗,回到叶家后,似乎是报仇来的,看谁都不顺眼。

叶思莹的母亲不仅仅漂亮迷人,而且颇有心机,将叶连忽悠得团团转,人前背后喊她美人。

受宠的时候就是肆无忌惮的时候,就是大肆敛财的时候,想大肆敛财就得有权利,叶思凝母子自然而然地成了眼中钉。

叶思凝的母亲是正室夫人,自然有独当一面的智慧,有过人的才华。

但是,君子死在小人手里的不计其数,正直死在恶毒者手里的大有人在,叶思凝母亲的遭遇就是君子与小人之间的纷争,她有幸嫁入了豪门,又不幸落在了小人手里,那就是叶思莹母女。

遭遇苦难的不仅仅是正室夫人,连带她的女儿也一起遭殃。

叶思凝清楚的记得这个二妈用刀片划她的镜头,因为她与叶思莹打架打赢了。

现在,胳膊上的痕迹并没有因为时间而消失,只是黯淡了一些。

叶思凝在管家的带领下进入了正室,硕大的客厅里冷冷清清,堂前的横匾上写着正大光明,侧面墙上是徐悲鸿画的八匹马。

看着那些不用扬鞭自奋蹄的八匹马,叶思凝暗暗下着决定,叮嘱自己千万不要优柔寡断,一定要朝着自己的目标努力前行。

“你来干什么?谁让你来的?”是叶思莹母亲突如其来的质问。

听着这寒冰般的语气,叶思凝淡淡一笑,抬眼看着这个曾经妖艳无比的二妈,提醒自己不要怯场。

“这个原本就是我的家,我现在回来了,并且打算长久地住下去。过几天我就请钟点工来收拾房子,你想一想要不要搬出去。不过,你在搬出去之前,最好留下有关叶氏集团的所有材料,包括哪些泄露出去的资料。我要看看叶氏集团的资料到底泄露给了谁,我要内存。”

“我不知道。”叶思莹的母亲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惨白的脸上黯淡无光,与曾经的妖艳判若两人。

她现在是骑虎难下,公司的手续不齐全,许多资料也不知去处,曾经非常盈利的公司面临亏损,既找不到买主,又不能出租,更不用说其它。

“你一定知道。”叶思凝严厉地说完后,又恢复了微笑,她觉得现在实在没必要怒气冲冲,时局不会总是偏向她人。

“你不要在这里费口舌了,我是真的不知道。我现在是过一天算一天,但是……”她突然住口,眉眼间浮现出一丝诡异。

“但是什么?”叶思凝急忙出口,想要抓住时机。

谁知,叶思莹的母亲突然紧闭双目,眉毛皱成一堆,嘴角瘪向一边,似乎哪里不舒服,并且很严重的样子。

“你倒是说话呀?”明明知道她不会开口,但叶思凝还是不死心,她走上前摇她的肩头,逼问。

叶思莹母亲故意一动不动,她从眼睛缝射出寒光,像在瞄准面前的阶级敌人,当她猛地拽住叶思凝的胳膊,张着满口银牙用力咬下去的时候,叶思凝惊讶地退后一步,但已经晚了。

她疼得表情丰富起来的同时,也没有忘记随身的武器,照着叶思莹母亲的脸上就是狠狠地一巴掌。是的,此时此刻,叶思凝的双手就是她最好的武器,召之即来。

“好哇,你这个小贱蹄子,竟敢打我?看我不把你送进……”叶思莹母亲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摸起了桌子上的茶杯,照着叶思凝的脑袋就使劲砸了过去。

管家刚好看见了这一切,他连忙一把将叶思凝推向一边,茶杯不偏不外,刚好砸在管家的头上,瞬间鲜血直流。

管家啊哦一声,蹲在了地上。

“康伯,康伯,哎呀,流了好多血,这怎么办?”叶思凝紧张地叫着,顿时束手无策。

叶思莹母亲的嘴脸立即就出来了,她一蹦三尺高,指着叶思凝就骂:“都怪你,都怪你,都怪你个小贱蹄子,来人啦,快点来人啦,叶思凝将管家的脑袋打破了哇,快点来人!”

谁知,叶思莹母亲叫喊了半天,连个人毛都没有来,她东张西望一番后,终于记起了家里就剩下她与管家。

“康伯,我立即送你去医院。”

“不用,大小姐,没事的。”管家按着流血的脑袋,强忍住满脸的痛苦说。

叶思凝不再多说,她直接拨打了120。

这是她离开后第一次回叶家,也是她计划起步的阶段,没想到会闹出这样的事情,康伯是无辜的,对他老人家除了抱歉就是对不起。

叶思凝要的是属于自己的东西,她不愿意任何一个无辜的人倒在血泊中。

她不愿意看到这种场面,并不等于放弃计划。

120很快就风驰电掣般呼啸而来,叶思凝将管家扶进了车里。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