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下的小镇上最大的药铺是柳记,郁金子和姜黄离这两味稀罕药,铺中刚好有,只是价格很贵。顾佐用一块灵石抵了药价,又将另一块灵石换成一贯钱,抓紧时间赶去润玉坊。

这家青楼的老鸨十分敬业,对这种雅事不太感兴趣,顾佐被鄙视得毫无脾气,只得忍痛掏了刚才药铺换的一贯钱,这才让老鸨勉强答应。

办完之后,顾佐带了些熟食,冒雨重新上山。

棚屋中,沈师姐修长的十指变幻交替,将顾佐带回来的两味草药飞快处理完毕,按比例分成十份,投入储物手镯中取出的小丹炉中。

丹炉的底部垫着六块灵石,被炉子的机窍引发,燃烧升腾,将炉内烧得通红。

十份药材在炉子中翻转腾挪,慢慢融化,渐渐成型。

这是顾佐头一回见识修士炼丹,惊羡之余,在旁看得也是心里哇凉哇凉。

以灵石为火,如此豪奢的炼丹手法,实在令人震撼且无语。

如此一天之后,六块灵石燃尽,丹炉中悬浮着三枚泛着红光的丹丸。

十份材料,得了三枚丹丸,沈师姐一脸欣喜:“虽是病中,似乎炼丹之法更见增益了。”

“师姐这是炼的什么灵丹?”

沈师姐仰脖服下一枚,闭目调息片刻,又将剩余两枚取在掌心中滴溜溜打转,然后收入储物手镯,向顾佐道:“哪里敢称灵丹?不过是丹药而已,灵丹可没那么容易炼制的。”

阳光活力碎花裙清纯小美女公园美拍

“也不是普通丹药吧?”

“以炼丹之法炼制的丹药,功效差不多有灵丹的两成,主要还是对症于我这伤情。”本想吐嘈两句顾佐给她抹的药草,还是厚道的没提。

见顾佐好奇,沈师姐问:“你师门没有传下炼丹之法?”

顾佐叹了口气:“前任馆主前往南疆,听说凶多吉少,许多修行法门都没有,如今的怀仙馆,只有我自家一人勉力支撑……”

于是将王道长的事情简略说了一遍,这番经历他说过不知多少回,整个故事虽然简单,却充斥着一股淡淡的伤感,最能搏人同情,尤其肆中卖鱼那段,顾佐也兴致勃勃的讲述一番,还将牛角尖刀取出来,似模似样的教授沈师姐如何剖鱼,沈师姐当时就听得心中一阵酸楚。

微微沉吟,她取出一份《妙素丹经》,让顾佐誊录。这相当于传授炼丹之法了,既有可怜顾佐之情,也有报答顾佐之恩的意思。

可怜人顾佐也不矫情,连忙从背篓中取出纸张笔墨,就在这棚屋中抄录起来。

沈师姐坐在旁边,顾佐抄录一句,她便解释一句,顾佐连带着将她的解释原句也记了下来。薄薄的一本《妙素丹经》,抄录出厚厚一份复本,比原先厚三倍不止,顾佐背篓中携带的纸张耗尽之后,沈师姐又从储物手镯中取了一些出来,才满足了抄录所需。

这本《妙素丹经》是括苍派的炼丹秘法,只有一种手法、一套流程,但却可以炼制如今天下七八成已知的灵丹,可以说是“大道至简”的最好诠释,端的是高明异常,不负天下十二大宗之名。

各家宗门都有内外之分,不论在哪一家宗门,炼丹术、炼气术、灵植术等等,都是内门中的不传之秘。

能够学到如此秘传,真是了不起的机缘,可以说有这么一本《妙素丹经》,有沈师姐的注解,怀仙馆如今便有了一门功法、四门道术,《搜灵诀》和追摄术、指刀术、丹符以及炼丹术,而顾佐此番冒险搭救之举,完全值得了,不是区区灵石能够估量的。

沈师姐等他抄录完毕,郑重叮嘱:“先修功法,再习丹术,次序不要错了……此为我括苍秘要,不可轻易外泄。”

顾佐也郑重答应:“多谢师姐,顾佐记住了。”

将镇子上买来的吃食取出,让沈师姐饱餐一顿,顾佐又讲述了自己去润玉坊的经过,问道:“我和坊中的老鸨约好了,后日再去,若是有人联出诗句的下半阙,应该怎么办?什么句子才是正确的?”

“没有什么是正确的句子,如果我们运道足够的话,会有人来找你。”

“如果没有人来找我呢?”

“会有的。”

顾佐想了想,问:“如果有人来找我,会是什么人?”

沈师姐出了会儿神,忘了回答顾佐的问题。

持续了两日的春雨终于停了下来,山林间、树丛中升起一团团薄雾,这些薄雾升上半空,聚合为一条条有如生命的玉带,在山腰间、山头上游来游去,灵动之极。

沈师姐眼望这一切,不知想起了什么,怔怔出神,良久忽问:“顾佐,你知道我是怎么找上你的么?”

顾佐回答:“刘玄机给我的那张飞票?”

沈师姐喃喃道:“通达钱庄,九十九贯……”

顾佐点头:“果然如此,是和谁的联络暗号?”

沈师姐缓缓道:“三年,整整三年,我被祖父拘禁在山三年,足不出户,就在一间长一丈五、宽九尺的屋子中度过。竖着走是十三步半,横着走是八步,除了我括苍开派苏祖的神像,什么都没有。三年之中,我就在这间屋子里走来走去……”

说到这里,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会儿心情,道:“直到上个月,祖父才将我放出来,但依旧勒令不得下山半步。这次若是逃不出去,回山后或许难逃一死。”

顾佐眨着眼睛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安慰道:“总不至于,毕竟是亲孙女。”

沈师姐凄然道:“如果他真记着祖孙之情,怎么会关我三年?我那两位师兄怎么敢下此狠手?”

顾佐默然良久,转换话题:“究竟为什么啊?这……祖孙之间,能有多大仇?”

沈师姐道:“他要拿我联姻赤城派,我誓死不从,就这样了。”

赤城派与括苍派同列天下十二正宗,近百年声势犹在其上,顾佐一听就明白了,这是豪门恩怨。

顾佐越看沈师姐越觉得好,沈师姐优点一大堆,比如相貌上佳——两只眼睛水汪汪的会说话,身段也舒适趁手,好吧这些太肤浅了,说点有内涵的。

沈师姐修为很高——比自己高出不知多少,人品也不赖——说赠功法就赠功法,关键还灵石充足——储物手镯中不知藏了多少……

至于年龄,虽然不太方便询问,但瞧上去或许只比自己大不了三岁,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这不挺好么?修行中人普遍长寿,二三十岁的女修,正是芳华。

但这种豪门恩怨,不是顾佐能够掺合的,自己一个小小的怀仙馆独苗,完全无法承受括苍派的怒火,或许还要加上赤城派的反噬。

可惜……为了怀仙馆,为了宗门传承,为了远大的修行理想,顾佐只能忍痛割舍这段感情,想到这里,忽然间竟有了一丝悲壮之意。

恨恨跺足起身,顾佐抄起斗笠罩在头上,头也不回往山下走去。

沈师姐在身后追问:“你去哪儿?”

顾佐心中一酸:“我去润玉坊找老鸨。”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