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他们之外,其他有一些被寄予厚望的天骄都没有出现。

赵飞鸿不由先一步上前盘问他们。

“你们二位是否有见到其他人?”

姜空看了这个老人一眼,故意问道:

“您是说左相府和柳家吗?”

“没错!你可曾见到他们在何方?”

左相沈无忌与柳家人同时站起来问道。

面对着一个个带着好奇的眼神,看着柳家人与左相的嘴脸。

姜空不由冷哼一声,面对着左相朗声道:

“他们都死了!”

场瞬间寂静了。

死了!

琳妹子甜美又粉艳

柳月鸢与沈青行都死了!

要知晓他们就算是放眼这整个比试之中都算得上顶尖的天骄啊!

而此刻姜空居然毫不避讳的说死了!

沈无忌顿时面相变得狰狞,一股子武灵的威压瞬间压迫而来。

“沈无忌你要干什么!”

徐沧海凌空跃出,挡在姜空面前。

在姜空背上还有他的孙女,护短的他岂容沈无忌放肆。

作为皇城第一强者,徐沧海立在原地不动如山,用身躯替二人挡住了这威压。

比试场内一下子火爆了起来。

沈无忌眼睛微微眯起,看向远处的姜空,压低声音道:

“我只想知道我的孙儿怎么死的!”

姜空将徐秋水缓缓放下来,走过徐沧海,面对着沈无忌不卑不亢。

他从灵戒之中,抓出五个布袋子。

漆黑色的布袋子顿时将所有人的心都揪住。

姜空冷哼一声,将五个布袋子扔出去落在地上。

布袋子摊开,霎时,五个大好头颅在地上滚动着。

一下子,没有人说话了,都是紧紧盯着地上的五个头颅。

这就是姜空给他们的答案。

“都是我杀的。”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整个比试场的空气都凝固。

有人惊骇,有人不解,也有的人面露胆寒之色。

下一刻,两股恐怖的威压从两侧轰然部轰向姜空。

一边是沈无忌,另一侧是柳家之人!

“小子!我要你死!”

沈无忌彻底癫狂了,一重掌劲带着雷霆万钧的气势碾压而至。

武灵强者的暴怒,可不是武师的小打小闹。

柳家家主柳长风亦是压迫而至。

两大武灵强者出手,瞬间在此地掀起了狂风。

现场瞬间一片混乱。

姜府处,一道魅影掠空而出,瞬息间亦是出现在姜空身前。

正是姜雪!

姜雪看向沈无忌,一掌拍出,带着两极之力,恐怖的双重冰火掌气席卷而出,横行霸道。

沈无忌与之对掌,各自退后三步。

他带着惊骇的神情看着姜雪,这个女人传闻之中不是受伤了吗?现在为什么有如此力量!

就连姜府的人都没有想到,姜雪居然硬拼沈无忌一掌不落下风。

沈无忌可是三重天的武灵啊!

另一侧,柳长风到来。

姜雪头都没有回一指点下。

冰火指劲裂空而去,直接震退柳长风。

一人之力逼退两大强者。

她一袭轻衫,迎风而立,面容之中带着英气与果决。

那个曾经也是让皇城都惊艳的姜府顶梁柱又回来了!而且比以前似乎更加强大!

姜雪,这个女人的杀出,震撼了所有人。

“左相府,柳家人难道不问清楚原因吗?

既然签下生死状,就已经表明,进入其中杀人者既往不咎。

你们欲要逼宫,这又是何意?

难道是欺负我姜府没人?”

姜雪一字一句铿锵有力,面对一干人,寸步不让。

“生死状是签了,但是随意杀人,有目的性的杀人,这岂不是毁我大楚王朝的栋梁?

他杀的这些人,未来都是我大楚的支柱!

难道堂堂的王朝,你们姜府也不放在眼中?”

沈无忌不愧是纵横官场的老手,毒辣的心思一下子将自己推向了大义的一方。

每一句话都将姜府逼上死路。

让楚皇动怒,就算是四大家族,也要部一夜灭门。

皇威在上,不容挑衅!

楚皇也是面色有些凝重,没有说任何话看向了姜雪。

姜雪丝毫不惧,手指慢悠悠的指向那地上的头颅,淡淡道:

“这三个头颅,不是这一次考核的人吧。

为什么会出现在此地,我想请左相给我们姜府一个解释!”

她的话也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众人纷纷看向这三个头颅。

其中一个已经成了焦炭,但是另外两个却是面容清晰可见。

一看便知是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

沈无忌这才仔细看向这三个头颅,当他见到的时候,顿时脸色都变得不太好看了。

这三人他怎么不熟悉,是他的心腹七星杀卫啊!

“恳请左相与我等解释!”

姜雪再次大声道,强势的让所有人都感到害怕。

楚皇也开口了。

“沈爱卿,这是怎么回事啊?我记得灵云山比试之前已经清场了!

这是你的人吗?”

沈无忌眉头一皱,妄想逃避。

姜空先一步走出来,开口道:

“不仅仅是左相的人,还是左相的七星杀卫。

更是通缉令上的匪徒雁浪、莫城以及银线刀客钟崇夜!”

一语出,惊四座。

姜空口中这三人乃是臭名远扬的匪徒啊!

怎么会成了左相的七星杀卫!

沈无忌的面色顿时煞白,他颤颤巍巍的向着楚皇拱手道:

“皇上!臣并不知情他们还有此来历,臣一向爱慕招收天下英雄。

没有想到自己手下的七星杀卫居然还有这等来历,这是臣的过失。

至于为什么他们会出现在灵云山。”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长叹一声道:

“定是我于他们有恩,他们不放心我孙儿,就亲自前去保护青行。

所以才会出现现在这样子。

但是,这柳家的姑娘是无辜的啊!

姜空居然连她也杀了!定是因为之前柳姑娘因为皇城流言抛弃了这小子。

这小子心怀不轨,私事公了,将柳姑娘杀害在此。

柳姑娘天赋异禀,可是有望成为武宗的存在啊!

这等人才的损失,乃是我大楚的不幸啊!望陛下定夺!”

沈无忌声泪俱下,这等临场应变能力当真是姜还是老的辣。

姜雪也是面色一凝,这一事确确实实说不过去了。

楚皇目光转向姜空,带着怒意道:

“姜空!这事你又要怎么解释?”

姜空冷哼一声,一步上前,目视着楚皇与沈无忌,不卑不亢,大声道:

“如果这种颠倒黑白都能够掩人耳目过去,在场的可是所有皇城的人啊!

民心不安,怎安天下!”

最后一句话出,场哗然。

姜府位置,姜阳一下子瘫软在椅子上。

这一句话,就可以让姜府满门抄斩啊!

“放肆!”

楚皇震怒,拍案而起,直指姜空。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当众侮辱我,你可知道这是何等的罪名吗?”

姜空面无表情,没有一丝退意,自信道:

“我不知道这是何等的罪名,但是我知晓楚皇会明辨是非。

既然今日苍星道院的贵客在场,我也可以说。

左相既然认为柳月鸢与沈青行乃是栋梁之才,杀了他们是毁了大楚的未来。

那么我不才,自诩我比他们强,而且三个杀卫都是我所斩杀,我已证明我的能力。

楚皇你说你杀我,岂不是自毁栋梁?难道不是干着比我还要不理智的事情?

而且生死状一签,君无戏言!”

他站在原地,身如劲松,面对着强权丝毫不改色。

一席话看似张狂,却是字字在理,令楚皇都是哑口无言,咬牙切齿但是奈何不了他。

毕竟生死状就是最好的证词,签下此状,不论生死。

姜空见状,继续开口道:

“我相信楚皇定是能够明辨是非的人。

只是这其中有很多小人在干预您的判断。

这三个杀卫为何都是通缉令榜上有名者?这实在是太巧合了吧?

既然左相大人毫不知情,要不要接着严查剩下的七星杀卫身份,以示清白?”

沈无忌顿时面色大变,颤抖的手指指着姜空怒斥道:

“你!你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难道是你怕被揭穿之前的话?

你若是知情,这是不是欺君之罪?

堂堂一国之相,收留匪徒,干预比试,不辨是非,隐瞒皇上!

四项罪名,我想我说的应该都是左相口中的巧合了吧。我也觉得太巧了,你说是吧。”

姜空微笑的看着他。

沈无忌胸口剧烈起伏,底下议论纷纷,一个个平民私语着。

他站在君一方,可是姜空直接挑明站在民一方,让他受尽千夫所指。

君意即民意,楚皇若是顾虑民心,那么他就糟了!

如此高明的手段怎出现在一个少年身上,此等城府,当真可怕。

沈无忌已经将沈青行的事情放在一边了,他现在内心只有两件事情。

一件就是洗清现在的罪名,二就是将这小子杀掉。

此子不除,这心难安啊!

楚皇默不作声,看着这一切。

沈无忌看在眼中,内心已然明白,他失势了!

另一侧柳长风站出来,大袖一挥道:

“姜空,你是伶牙俐齿,但是始终逃不脱杀人二字。

鸢儿就是死在你的手下,你自己提着罪证都上来了,难道让楚皇包庇你杀人的罪行吗?

明眼人都见证在眼中,你的话简直是无稽之谈。

以我的见解,这等连杀五人的恶徒就应该杀了,不然日后将会成为大楚的心腹大患啊!”

“杀了?你柳长风说啥就杀,难道你是皇上?还是说你想要做皇上!”

姜雪淡淡道。

“放屁!你们姜府简直是强词夺理!”

柳长风闻言瞬间一脸涨红。

“我强词夺理,现在就应该知晓这事实的真相,才能最好定论结果。

我相信姜府,更相信空儿!”

姜雪站在擂台之中,傲然的看着四方。

混乱慢慢归于安静,这等气魄让很多人都自愧不如。

姜空看着挡在自己身边那瘦削的身影,不由心头一暖。

楚皇也是扶着头,感觉到一阵头大。

涉及三方大势力,还有一群平民,这左右都讨不了什么好处。

他也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会演变到这种地步。

就在这时候徐秋水莲步款款走出来,她站在姜空身边淡淡道:

“我相信姜府,我是姜空救出来的,我可以为其作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