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煜行皱眉,轻而易举就推开了她,语气阴沉,“叶琯琯。”

她立刻就不敢造次了,巴巴地看着他,“明天送我回家吧,我爸去出差了,没人接我。”

“外面多得是保镖。”

“可是,要是我回家的路上出什么意外……也能及时救我。”

“要是出意外,我不想被连累。”慕煜行的嗓音更冷了。

面对慕煜行的冷漠,叶琯琯只能讪讪地收回手。

半小时后,慕煜行离开医院,李珊急匆匆地进来。

“慕医生,院长说了,要让叶琯琯再观察几天。”

“那就让他亲自去观察。”慕煜行面无表情。

也就只有他敢公然忤逆院长,李珊见怪不怪了。

来到秦氏,温静和艾恬正打算拦车,黑色卡宴开到了温静的身边。

慕煜行下车,一眼就看到了温静肿了的脸。

清纯美人儿犹如冬日花朵

“谁打的?”他语气极冷。

“秦菲那个贱人……”艾恬刚开口,温静立刻拽住她。

她不想慕煜行干涉她的事。

“恬恬,先送回去吧?”温静岔开话题。

艾恬摆摆手,“出租车来了。”

话落,跑得飞快,她才不要当电灯泡!

温静无奈地皱眉,只能硬着头皮坐进车里,却是一直没有说话。

慕煜行刚才早就听到了艾恬的话,秦菲打她的?

他是调查过温静的,知道秦菲是她的大学同学,也是迟易恒现在的未婚妻。

这女人就不知道要告诉他这个老公吗?

“为什么不跟我说?”慕煜行板着脸,红灯的时候,扭头看着温静。

“说什么?”温静的脸色很无辜。

只是说话的时候,脸上的僵硬还是泄露了她的不适。

“这张脸,谁都不能碰,知道吗?”慕煜行忽地捏着她的下巴,语气低冷。

温静顿了顿,对上慕煜行愠怒的视线,他是在……关心她吗?

可随即又否定了这个念头,慕煜行又哪里会关心她,她又不是他喜欢的人。

“受了委屈要告诉我,慕太太。”看着她一脸淡漠的表情,慕煜行的语气更强势了。

“慕医生要帮我出头?”这一刻,温静终于愣怔地问。

“,只有我可以欺负。”

温静:……

晚上,佣人给温静煮了热鸡蛋敷脸,可是好烫,温静拿不住,一下子滚到了地上。

慕煜行刚要进来,看着落在脚边的鸡蛋,而温静此时正蹲在他脚边,打算捡起来。

“哎!”她立刻叫住他,再走一步慕煜行可要把鸡蛋踩碎了。

慕煜行皱眉,吩咐佣人进来收拾,没多久重新煮了鸡蛋拿进来。

见慕煜行接过,温静错愕地看着他,“不烫吗?”

她刚才就是被烫地根本拿不稳。

“皮厚。”慕煜行温淡地说着,把温静按在了床上,而他欺身而上。

这床咚的姿势让温静好窘迫……

“我自己来就可以!”温静咬牙,脸上闪过几丝红晕,想要拿过鸡蛋。

慕煜行却扣住她的手腕,对上她不安分的视线,薄唇邪魅地勾了勾,拿起旁边的皮带就绑住温静的手。

温静目愣口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