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间,墨凛渊身上寒意迸射,整个人都好像覆盖上了寒霜。

“我的女人,你确定,你想动?”

妖孽的脸上,一双狭长的眼眸已经眯起,眼底带着浓浓的威胁味道,视线落在了南肆的手上,随即又转移到了双腿中间。

花花公子南肆瞬间一阵汗毛倒竖,头皮发麻。

“不动不动,开个玩笑嘛!呵呵。”南肆大少吓的魂飞魄散,一口闷了酒杯里的红酒,转身就跑,“我挖谁的墙角,也不敢挖你得墙角嘛!”

……

冷蓉蓉跟小南煜从别墅里出去之后,直接去了宴会场所。

主宴会厅非常的热闹,冷蓉蓉跟小南煜走到门口就听到了宴会厅里传来了七嘴八舌的声音,热闹的要命。

冷蓉蓉牵着小南煜的小手,走进了宴会大厅。

两人进入的那一瞬间,不知道是谁低呼了一声,“哇,女神!”

然后,很多人纷纷侧头,然后看向了冷蓉蓉。

冷蓉蓉一袭艳红的礼服直接艳压场,惊艳了所有男人,也压倒了所有女性。

亲密无间的纯白少女花

“她是谁,好美啊!”

“以前怎么没见过这号角色?”

“天,好漂亮的美人啊,她好像只有一个人诶!”

“旁边不是还有个孩子么!”

“只是一个孩子而已,又没有男伴!”

很多男人都不由纷纷的议论起来,一个个都对冷蓉蓉十分的感兴趣,毕竟场都没有比她更年轻,更好看的女人。

她一进门就像是一道烈日一样,照亮了整个宴会大厅,让所有人为之着迷。

“等一下,她头上的发簪,不是玄梦吗,那一对天价的发簪!”

“还有她脖子里的项链,血泪啊!”

“那一对发簪9亿美金吧,那血泪根本是无价之宝……她是谁啊,这行头,也太夸张了吧!”

“不对啊,不是说玄梦跟血泪都在冥少手中么?她难道是冥少的人?”

周围原本都对冷蓉蓉非常感兴趣,想要上去搭讪的人,在看清楚那项链跟发簪之后,根本再没人敢上前了。

所有人都只有一阵阵的不寒而栗跟毛骨悚然。

如果这个女人真的是冥少的女人的话,谁去接触一下,都死无葬身之地。

所有人都静默了。

冷蓉蓉:……

冥少的人?

呵……她倒是想啊,但是她连这位掌权者都没见过……

不过,她脖子里的项链,还有发簪这么贵吗?

说起来还挺好看的。

这么贵的东西,那个造型团队应该不会送给她的吧?

估摸着,就是借给她戴一下……

她还蛮喜欢的呢!

要不然,花点钱买了好了!

别人都在各种猜疑冷蓉蓉是不是冥渊帝国女主人的时候,这个女人正在思考,是不是从冥渊帝国手中买下这两根发簪跟这一条项链。

败家的女人,当然到哪里都想败家。

看到什么好东西,都有一种买下的冲动。

从到这个岛上开始,她都有冲动想要把这个岛屿给买下来了,这岛上风景实在是太好了……

当然,这个深渊岛是冥渊帝国一个公开的根据地,因此,怕不是说买就能买的。

冷蓉蓉思考着,拉着小南煜到了一边,然后低声问道:“这里都没什么好玩的人,那个冥少什么时候出场啊?他会出现么?”

“不太确定,冥少一向都很神秘,这种场合一般都只派个代表出来说话,或者隐藏身份在出现,以真面目出现就不太可能。”

小南煜耸耸肩,眼睛亮亮的说道,“但是冥少肯定是在这个岛上的。”

“真的?”冷蓉蓉眼前一亮,“他不出现,我也可以去找他嘛!”

“就是这个道理!”小南煜郑重点头,小奶包仰着小脸,眸子里尽是狡黠,“娘亲,等一下我找我师父给你探听下冥少在何处,然后,你就可以去找他了!”

“太好了!”冷蓉蓉兴致勃勃。

于是乎,两人在宴会厅里混迹了一下。

没多久,小南煜就等到了自家师父陈淮。

陈淮是冥渊帝国的计算机高手,三十多岁的年纪,有点孩子脾气,不过跟小南煜这个徒弟十分聊的来,所以小南煜提问,陈淮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等到将自家爷行踪部透露之后,陈淮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什么。

“等一下,小煜,不对呀,你不关心关心你师父我,你关心那么多四爷的行踪干什么?”陈淮一脸吃醋的表情。

“没有啊,我也很关心师父啊!师父,这是我特地给你准备的礼物!”小南煜伸手一掏,拿出了一块小点心,用餐巾纸包着的小点心,刚才在自助餐区随手拿的。

“给我的?”陈淮长了一张凶悍的脸,还配着一个光头,一看到那糕点,感动的一塌糊涂眼泪都快落下来了,反差大的夸张,“我的小徒弟越来越懂事了!我,我要把这块糕点珍藏起来!”

“珍藏?不要了吧,我觉得你一口吃了比较好!”小南煜一脸认真的说道,“师父,吃了吧,吃了我下次再给你带,不用那么夸张,你可别哭啊,你一个大男人哭了,我架不住的!”

陈淮拿餐巾纸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感动的要命,双手捧着那一块糕点,说是要去找人炫耀。

然后,一个转身,他就已经托着糕点凑到了南肆的身边了。

“南肆,你看,我徒弟特地给我准备的糕点!”陈淮横插进了花花公子跟一个女人的中间,死活要让南肆看他收到的来自于徒弟的礼物,“不要羡慕,毕竟,你没徒弟。”

南肆看了一眼旁边桌子上摆的几盘糕点,貌似跟陈淮手里的糕点长的挺像的。

所以,他该戳穿么?

这么精心特地准备的,不就是宴会上随手拿的么!

但一想,一个光头中年男人,突然在宴会上,在他这个大少爷面前哭的涕泪横流,然后直接导致他不能泡妞,只能安慰一个光头男人,从而导致别人误会他是个喜欢光头男的变态……不,这个代价太大了。

“很好,很完美,你收了一个好徒弟!”南肆拍乐拍陈淮,“去吧,继续感动去吧,去给四爷,去给唐,去给其他人看去吧!”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